欄目
產業
企業
機構
資本
審查員說
法官說
首席知識產權官
G40領袖
新銳+
科技
專利
商標
版權
法律
Oversea
榜單
晨報
董圖
推廣
產品
公司
活動
政策
律所
高新園區“撿漏”亂象!企業為達門檻突擊申報專利
高新園區“撿漏”亂象!企業為達門檻突擊申報專利

摘要:

真正將科研成果轉化落地并為之實踐的創業者太少了。

高新園區“撿漏”亂象!企業為達門檻突擊申報專利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IPRdaily立場#


原標題:高新園區“撿漏”亂象:企業為達門檻突擊申報專利


作為地方政府招商引資的抓手之一,孵化器建設屢次被作為科創工作的重點被貫徹。一些產業資本聯合基金管理機構大力對其投入,但也造成了孵化器比創業者多的尷尬,有的孵化器產業園明顯提高了入駐條件,強化科技內涵。但實務中,也發生了創業者為爭取入園資格和補貼,突擊制造專利的行為,反而加重了孵化器園區的投資和管理成本。


有分析人士向記者表示,需要警惕資本簇擁下的孵化器“野蠻生長”,對科技含量提出高要求的同時,亦要把握基礎科研的落地可執行度。


創新沖動下的“撿漏”亂象


“哪有什么孵化器,就是個物業公司。”在提到王先生(化名)投資過的中部某市級高新園時,他表示,真正將科研成果轉化落地并為之實踐的創業者太少了。

  
三年前,王先生與某市招商引資項目合作,彼時有不少產業資本(其中絕大多數是政府引導基金)派專人到他所在的基金小鎮尋找合伙人。“說實話,我們對他們當地的情況也不甚了解,但募資挺難的,也就答應了。”

  
由于政府資金要求返投,他們也履約劃撥資金投向了目標園區,本來是作為孵化器項目的搭建而設立的,但據王先生反映,實際上物業廠房都有,只是缺乏應有的資源配套,包括路演場地和差旅預算等。“其實在那之前,園區里面沒幾家初創科技企業,反而是一些商貿企業和輕工業制造商。”

  
得知當地政府是要重整園區“科創”而集資蓄力,王先生專門派人考察了當地情況,但發現不少熱衷于政府補貼而申請資金的機構。“關鍵是這些機構還有很多專利文件,細看都是省科技局當年新批示的。”王先生表示,“一看就知道這是突擊式申報,含金量不高。”

  
據了解,由于當地政府加大了對忽悠式“騙補”的防范,進園區孵化的企業要求得有項目專利,以防止“貼牌式創新”出現。所謂“貼牌式創新”就是企業把別家的創意安上自己的品牌,“尤其是在科技領域,一些做無人機和機器人設備的項目特別突出”,王先生介紹道。

  
但這道門檻卻被一些創業者提前“免疫”了。王先生團隊調研發現,一些入園的小微企業總共就3個人,卻是專利大戶。其專利文件是當年剛剛審批通過的,“有的專利明顯是拆分后的幾個不同應用場景,但如此分批申報下來就掌握了多個專利文件,入園優勢就很明顯。”

  
王先生表示,本來投資的初衷是為了能有好企業跑出來,但他們至今也沒有與具體入園企業簽訂股權協議。換句話說,他們當年的投資至今也沒能從創業項目上得到回報。“但為了響應當地開展新一輪眾創空間的建設,我們自身也有募資需求,所以就投了過去,但更像是投了一個物業。”

  
有類似經驗的機構人士亦向記者表示,實際上,從前年開始,孵化占股的提法就十分少見了,并不是因為創業者小氣,而是不穩定因素增多。“一些希望通過產業園、孵化器等招商引資的三四線城市,缺乏對所謂硬科技的識別,甚至誤判了當地產業結構與所謂項目資源的配套契合程度,因此給不少創業機構‘撿漏’的機會。”這位投資界人士稱,專利文件和論文材料只是“敲門磚”,入園后的所謂高新技術企業干起貨運及物流生意的并非沒有。

 
可見,推行專利創新落地是假,造成部分高新園、孵化器內項目空轉是真。廣州市社會科學院高級研究員彭澎對記者表示,創客小區、創意園及孵化器蓬勃發展的背后需要警惕資本簇擁下的“野蠻生長”。他認為,基礎科研的落地可執行度才是企業科技創新的“命門”,缺乏落地保障的項目會造成社會資源配置的浪費。


“飛出的鳳凰”盈利不易


如此亂象背后或許反映了一個問題,即優質的項目在當前創業事業中所占的比重非常低,產業園或處于項目把控的初衷提高要求,但真正能把資金物盡其用的創意依舊少見。

  
有分析認為,目前不少省市出現了以孵化器或企業總部基地等為代表的工業地產項目。一些入駐企業迅速將房產作為投資品轉手售賣,導致許多總部基地空置率上升,有的孵化器甚至被稱作“鬼城”。

  
然而,在資本作用下,孵化器的數量依然在上升。科技部火炬高技術產業開發中心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全國創業孵化機構總數達到11808家。其中,科技企業孵化器4849家,同比增加19.2%。目前,國家級科技企業孵化器共計986家,超過百家的省份有江蘇省和廣東省,分別達到174家和105家。

  
“創業者夠不夠用是個問題,造成孵化器泛濫的原因值得深思。”前述王先生坦言,很多孵化器目前為了能夠招徠一個項目特別費勁。除了要租金、水電全免,還得對創業者同個項目在不同孵化器之間運作的行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這些運維的錢多半來自政府補貼,實際上也就是投資人的錢,但真正跑出來的很少,上市企業的盈利狀況未超預期。”

  
其中,人工智能領域是孵化器熱衷的板塊。《中國特色空間白皮書2019》記載,孵化機構中有針對性的專業孵化器正在圍繞電子信息、新能源、電子商務、人工智能幾個方面展開。以人工智能為例,從孵化器走出來的科大訊飛是業內公認的語音識別龍頭,但在2017年也出現歸屬母公司股東凈利潤負增長的業績。

  
據Wind統計,人工智能板塊的19家上市公司中,2018年歸屬母公司股東凈利潤在1億元以上的有5家,另有9家在1億元以內,其余5家業績虧損。

  
有私募基金經理告訴記者,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一批硬科技企業雖然具有足夠的估值想象空間,但業績不足托底,“當炒作題材或被游資關注,但不能算做配置的核心資產”。

  
可見,從孵化器飛出的鳳凰至少在現階段還存在盈利動能不足的掣肘,而對比實際營收數據,多數企業也不見得有高增或爆發的態勢出現。《中國特色空間白皮書2019》記載,截至2018年,國內孵化器內累計畢業企業13.9萬家,創孵機構內共有上市(掛牌)企業1565家;而2018年上市(掛牌)企業就有944家,當年營業收入超過5000萬元的企業3272家。

  
營收和利潤雙低運行,孵化器的數量卻在連年上升,且圍繞熱門產業的投資也在增加。從業內的觀察來看,這與未來核心產業的政策優勢等因素有關,無論從起點還是終點來看,所謂硬科技的吸睛效能只增不減。

  
不過從項目孵化的角度看,卻也存在著孵化器數量遠高于創業項目需求的問題。《南方日報》曾報道稱,深圳在2015年就有1萬余創業者,但當時能夠容納千人的孵化器就已達到一百多家,實際利用率每家卻不到100人。

  
前述王先生表示,在創業潮的刺激下,孵化器本是促進科技成果轉化的服務載體,但數量太多就會導致資源配置失衡。“孵化器的投資和運維成本被動提高,反而讓一些弱專利和假需求綁架了當地的科創爭先理念,募資艱難的基金管理機構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作者:任 飛

編輯:IPRdaily王穎          校對:IPRdaily縱橫君


推薦閱讀(點擊圖文,閱讀全文)





“投稿”請投郵箱“iprdaily@163.com”


高新園區“撿漏”亂象!企業為達門檻突擊申報專利

「關于IPRdaily」


IPRdaily成立于2014年,是全球影響力的知識產權媒體+產業服務平臺,致力于連接全球知識產權人,用戶匯聚了中國、美國、德國、俄羅斯、以色列、澳大利亞、新加坡、日本、韓國等15個國家和地區的高科技公司、成長型科技企業IP高管、研發人員、法務、政府機構、律所、事務所、科研院校等全球近50多萬產業用戶(國內25萬+海外30萬);同時擁有近百萬條高質量的技術資源+專利資源,通過媒體構建全球知識產權資產信息第一入口。2016年獲啟賦資本領投和天使匯跟投的Pre-A輪融資。

(英文官網:iprdaily.com  中文官網:iprdaily.cn) 

 

本文來每日經濟新聞并經IPRdaily.cn中文網編輯。轉載此文章須經權利人同意,并附上出處與作者信息。文章不代表IPRdaily.cn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iprdaily.cn/”

iprdaily永久保存地址

發布時間為

本文來自 IPRdaily.com中文網并經IPRdaily.cn中文網編輯。轉載此文章須經權利人同意,并附上出處與作者信息。文章不代表IPRdaily.cn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iprdaily.cn/”

5萬元判得太少了? 聽主審法官馮剛談《九層妖塔》侵權案
聘!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專利中心招聘「專利代理師」
意猶未盡猜你喜歡
重庆快3-首页 私彩平台-首页 极速3D-首页 抢庄龙虎-官网 极速3D-官网 巴黎五分彩-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