欄目
產業
企業
機構
資本
審查員說
法官說
首席知識產權官
G40領袖
新銳+
科技
專利
商標
版權
法律
Oversea
榜單
晨報
董圖
推廣
產品
公司
活動
政策
律所
騰訊訴微信平臺用戶不正當競爭一審判決書(全文)
騰訊訴微信平臺用戶不正當競爭一審判決書(全文)

摘要:

在現場,人民法治、浙江衛視、杭州電視臺、杭州日報等新聞媒體深入報道。

騰訊訴微信平臺用戶不正當競爭一審判決書(全文)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IPRdaily立場#


原標題:平臺經營性用戶因涉不正當競爭被訴 法院通過裁判確定平臺治理司法保護新模式


騰訊訴微信平臺用戶不正當競爭一審判決書(全文)


2019年8月8日,我院對原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訴被告杭州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杭州某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進行了在線宣判。在現場,人民法治、浙江衛視、杭州電視臺、杭州日報等新聞媒體深入報道。


一、訴辯爭鋒


原告:被告作為平臺經營性用戶通過批量注冊運營內容、界面相似的微信公眾號等實施不正當競爭行為


原告方訴稱,兩原告為微信產品包括微信公眾號、小程序等經營者制定多項微信公眾平臺及小程序管理規定,以維護微信生態的競爭秩序。具有關聯關系的兩被告通過批量注冊運營內容、界面相似的微信公眾號和小程序“貸款大全吧”非法從事網絡貸款信息中介等業務活動,實施不正當競爭行為:


一是在不滿足從事小額貸款、互聯網金融信息中介業務法律要求的情況下,批量注冊并運營內容均為網絡貸款產品信息的微信公眾帳號、微信小程序,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規定;


二是在微信公眾帳號內對其產品作虛假商業宣傳,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八條的規定;


三是在微信公眾號中仿造微信“投訴”界面設置“投訴”模版,易使消費者誤認為系微信提供服務,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四)款的規定。


兩原告認為,兩被告的行為損害微信中其他合法經營者的競爭利益和微信用戶作為消費者的合法權益,降低其他經營者和微信用戶對微信產品的信賴,破壞微信公眾帳號、小程序正常的注冊和運營秩序,削弱微信產品的市場競爭力,兩被告對此不正當競爭行為應承擔共同的法律責任。


請求判令兩被告立即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共同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300萬元,并發表申明、消除影響。


被告:被訴行為不構成不正當競爭且本案糾紛不屬于不正當競爭侵權范疇


首先,本案原、被告之間是服務與被服務、管理與被管理的關系,兩者經營模式不同,不構成競爭關系,由此發生的糾紛應屬于合同關系而非不正當競爭侵權范疇。


其次,被訴行為不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原告不能既作為規則制定者又作為參與者身份來主張權利。兩被告僅為引流和提供廣告推薦主體,并非提供貸款或貸款中介主體,亦非提供資質認證主體,未實際參與任何小額貸款業務。


再次,兩被告不構成共同侵權行為,兩被告間不存在分工合作行為,雙方也沒有共同的意思聯絡。同時,兩原告不具有反不正當競爭法上的可訴利益,也不具有反不正當競爭法意義上的損害,兩原告并未遭受到任何損失。


對此,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騰訊訴微信平臺用戶不正當競爭一審判決書(全文)


01


騰訊訴微信平臺用戶不正當競爭一審判決書(全文)

原告界面


02


騰訊訴微信平臺用戶不正當競爭一審判決書(全文)

被告界面


二、法院審理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本案構成責任競合,兩原告選擇以不正當競爭而非合同之訴進行主張,符合法律規定,兩被告實施的各項行為分別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第六條第(四)項、第八條,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兩被告構成共同侵權,依法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故此判決認定兩被告構成共同侵權,綜合考慮微信服務知名度、本案侵權行為模式、兩被告認證公眾號及貸款產品引流量、兩原告維權支出等因素,判決兩被告共同承擔停止侵權、消除影響、賠償損失65萬元的民事責任。


三、法官說法


騰訊訴微信平臺用戶不正當競爭一審判決書(全文)


本案系首例平臺管理者訴平臺經營性用戶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亦是首例界定微信生態系統經營模式及其知識產權保護角度的案件、首例仿冒微信服務投訴頁面易使微信用戶產生混淆的案件。案件侵權模式復雜、損害范圍較廣、爭議焦點較多、類型新穎,裁判要點包含:


一、在平臺管理者與平臺經營性用戶存在合同關系的情形下,平臺管理者選擇以不正當競爭方式向其平臺上的經營性用戶主張責任,應予支持。責任競合下原告選擇符合法律規定,就本案兩原告指控兩被告實施的不正當競爭行為特點及內容,從合同主體、權益基礎、責任承擔各方面更適宜以反不正當競爭法進行規制,更重要的是,當下網絡平臺經濟模式漸為普及,平臺經濟模式區別于傳統經濟模式的線性過程,注重生態節點的交互活動和生態環境的整體價值,選擇反不正當競爭進行平臺治理,有利于保護平臺其他經營者和消費者權益,規范網絡生態系統的健康運行。


二、微信生態系統的經營模式產生的商業利益和競爭優勢受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微信生態系統系網絡環境下市場主體創新經營模式,打造由網絡平臺提供經營場所和眾多支撐服務的動態結構系統,包括平臺提供方、平臺其他經營者和用戶,相互影響組成共同進化的經濟共同體。經營模式本身并未明確規定為知識產權保護對象,但正當經營模式帶來的商業利益受到法律保護,本案兩被告即以不正當方式損害兩原告基于微信生態系統獲得的商業利益和競爭優勢,系反不正當競爭法調整范圍。


三、兩被告在本案中偽造貸款資質、公眾號進行虛假宣傳、仿冒微信官方投訴界面的三種行為模式分別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第六條第(四)項、第八條,構成反不正當競爭行為。就兩被告仿冒微信投訴頁面這一行為,被訴公眾號投訴版塊在投訴原因、投訴頁面、提交反饋環節,均使用與微信投訴頁面相同或者近似的頁面布局、字體、顏色、圖標及反饋內容,并重復使用“微信團隊”措辭,足以使微信一般用戶混淆該投訴界面與微信官方投訴界面,系首例仿冒微信投訴界面案例。本案存在公司主體關聯、不同公司名下公眾帳號相互鏈接到彼此名下網站等情形,兩被告侵權行為相互協作、主觀意識共同、損害結果同一,構成共同侵權。


本案雙方系平臺管理者與平臺經營者用戶,兩者雖不具備直接競爭關系,但競爭關系并非不正當競爭行為構成要件,而是作為原告資格意義考量。反不正當競爭法維護具有直接競爭關系的經營者之間的正當競爭,也維護整個市場的競爭秩序。平臺經營性用戶以不正當方式獲取競爭優勢的同時,損害平臺管理方競爭優勢的行為,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規定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市場經濟環境鼓勵公平自由的市場競爭,信息網絡環境鼓勵合法正當地創新商業模式,但不合理地借用他人的競爭優勢為自己謀取利益,對他人正當經營模式產生干擾,導致消費者產生誤解或混淆的行為均應予以規制。本案一方面探索了一種網絡平臺治理的新型保護機制,另一方面可遏制網絡生態系統中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和商業道德的行為,保護正當經營者的商業成就及品牌聲譽和影響力,保障經營者和消費者合法權益,以此倡導平臺用戶合法規范經營,共同維護網絡生態系統的競爭秩序和交易環境。



附判決書文


杭 州 鐵 路 運 輸 法 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8)浙8601民初1020號


原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高新區高新南一路飛亞達大廈5-10樓。

法定代表人:馬化騰。

委托訴訟代理人:白某,該公司員工。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展,上海市聯合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高新區科技中一路騰訊大廈35層。

法定代表人:馬化騰。

委托訴訟代理人:蔣某,該公司員工。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怡夢,上海市聯合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 杭州科貝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原名杭州地下金庫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蕭山區臨浦鎮工業功能區一期康發科創園N410-11室。

法定代表人:盛文康。

委托訴訟代理人:董世博,浙江凱旺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魏凱悅,浙江凱旺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杭州海逸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濱江區西興街道聚業路26號金繡國際科技中心A座1006室。

法定代表人:劉捷。

委托訴訟代理人:董世博,浙江凱旺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魏凱悅,浙江凱旺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騰訊計算機公司)、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騰訊科技公司)訴被告杭州科貝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貝公司)、杭州海逸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逸公司)、浙江樹人優勝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樹人優勝公司)、杭州火光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火光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本院于2018年11月2日立案,科貝公司于2018年12月26日提出管轄權異議,本院于2019年1月8日裁定駁回其管轄權異議,科貝公司不服該裁定,提起上訴,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3月20日作出二審裁定,駁回上訴, 維持原裁定。審理中,兩原告以樹人優勝公司、火光公司已注銷為由申請撤回對其起訴,本院經審查后予以準許。本案于2019年4月26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騰訊計算機公司委托訴訟代理人白某、王展,騰訊科技公司委托訴訟代理人蔣某、王怡夢,被告科貝公司、海逸公司委托訴訟代理人董世博、魏凱悅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騰訊計算機公司、騰訊科技公司提出訴訟請求:1、判令科貝公司、海逸公司立即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2、判令兩被告共同在《法制日報》、《中國知識產權報》及新浪網(www. sina. com.cn)顯著位置上發表聲明,消除影響;3、判令兩被告共同賠償兩原告損失及合理支出人民幣300萬元;4、本案訴訟費用由兩被告共同承擔。


事實和理由:兩原告為微信產品的經營者。微信產品除具有社交功能外,還涉及微信公眾號、小程序等產品功能。為更好的向微信用戶提供服務,維護微信生態的競爭秩序,兩原告制定了《微信公眾平臺服務協議》、《微信公眾平臺運營規范》和針對微信小程序的《微信小程序平臺服務條款》、《微信小程序平臺運營規范》、《微信小程序開放的服務類目》等管理規定。兩被告自2017年11月起開始通過批量注冊內容相似的微信公眾號并在運營中以相互分工合作的方式違規從事網絡貸款中介信息業務等活動。1、兩被告及案外人公司以劉捷為紐帶形成關聯關系,即劉捷是科貝公司的股東、海逸公司的一人股東和法定代表人、樹人優勝公司的股東,也是火光公司的監事。2、“海逸花ANNFLAT”設置的關聯小程序“貸款大全吧”由樹人優勝公司注冊,服務類目為“非金融機構自營小額貸款”,該小程序首頁包括了匯民錢包、甬舜金融等貸款產品信息及申請鏈接。樹人優勝公司注冊時提交了《浙江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辦公室關于同意浙江樹人優勝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從事小額貸款業務的批復》,現經查證為偽造的資質文件。有大量用戶投訴該小程序“以貸款名義騙取手續費”,也有客戶投訴其無貸款資質。現該小程序已因違規被封停。3、經后臺查詢,科貝公司、海逸公司、樹人優勝公司、火光公司還注冊了大量與“海逸花ANNFLAT”的功能介紹相同、模塊內容(產品大全、信用查詢、投訴)基本一致的微信公眾號從事網絡貸款業務活動,其中部分微信公眾號粉絲數量多,用戶投訴集中在騙取審核費等欺詐行為和網絡貸款等違法犯罪行為。并且,科貝公司、樹人優勝公司在公眾號的注冊和運營過程中亦向微信公眾平臺遞交了浙江省金融工作辦公室的資質文件,其格式均與小程序“貸款大全吧”中提交的文件相一致,均屬于偽造。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以下簡稱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規定:“經營者在生產經營活動中,應當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誠信的原則,遵守法律和商業道德。本法所稱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是指經營者在生產經營活動中,違反本法規定,擾亂市場競爭秩序,損害其他經營者或者消費者的合法權益的行為。”本案中涉及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包括:1、兩被告在不滿足從事小額貸款、互聯網金融信息中介業務相關法律政策要求的情況下,批量注冊并運營內容均為相似“網絡貸款產品信息”的微信公眾號、微信小程序(貸款大全吧),其中,科貝公司、樹人優勝公司在注冊和運營過程中向微信公眾平臺提交偽造的小額貸款資質文件,騙取公眾平臺的審核認證,并從事違法套現業務,該系列行為不僅違反了微信公眾平臺的管理規定“在微信公眾平臺批量注冊大量相似公眾號的行為將會被禁止”,也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規定的誠實信用原則和合法性原則。2、在微信公眾號內對其產品作虛假的商業宣傳,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八條的規定。具體包括: (1)兩被告從事的是網絡貸款信息中介業務活動,但其批量注冊的公眾號功能介紹中稱其“為多個行業客戶提供高效智能的風險管理整體解決方案”。因微信用戶可通過公眾號名稱和功能介紹內容作為關鍵詞進行搜索,進而選擇使用微信某公眾號提供商品或服務,因此,這種功能介紹會誤導消費者,破壞微信公眾平臺的審核機制,屬于對其產品功能的虛假宣傳行為;(2)兩被告對其在“貸款大全吧”小程序及微信公眾號內發布的網絡貸款產品信息進行虛假宜傳,比如“海逸花ANNFLAT”公眾號中的“產品大全”中的30個產品,產品介紹內容全部為“每日費率0。03%貸款期限7-14天”及關于放款時間的描述如“一分鐘審核,三分鐘放款”、“新戶秒過,三分鐘極速到賬”等,但當用戶點擊“申請貸款”后需要進行認證,大量產品“認證協議和隱私條款”內容一致,且均未明確提供認證或貸款的主體信息,但管轄法院卻又全部是“**產品所在地廣州天河區人民法院”,產品下拉網址全部來自于同一域名項下的網址,再結合微信公眾平臺管理后臺提取的用戶投訴存在大量誘導用戶進行信息認證和騙取審核手續費的情形,足以認定該等網絡貸款產品信息存在虛假性;(3)微信用戶關注微信公眾號后,該微信公眾號會向關注用戶推送“您的貸款已到賬。請注意查收!點擊此處領錢”消息,但當用戶點擊消息后還是進入產品的認證頁面。3、在微信公眾號中仿冒微信“投訴”界面設置“投訴”模版,并且在投訴“提交成功”界面冒充“微信團隊”(兩原告運營微信產品時使用的官方名稱),此舉會讓消費者誤認為系微信提供的投訴服務,不僅損害了消費者的合法權益,而且消費者在投訴后遲遲得不到微信的回復,必然會降低對微信產品及服務的信賴,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四)項規定的“其他足以引人誤認為是他人商品或者與他人存在特定聯系的混淆行為”。關于競爭損害和民事責任承擔。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七條規定:“經營者違反本法規定,給他人造成損害的,應當依法承擔民事責任。經營者的合法權益受到不正當競爭行為損害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本案中,具有關聯關系的兩被告通過批量注冊運營內容、界面相似的微信公眾號和小程序“貸款大全吧”非法從事網絡貸款信息中介等業務活動,實施上述不正當競爭行為,并在此過程中相互分工合作,不僅損害了微信中其他合法經營者的競爭利益和微信用戶作為消費者的合法權益,降低了其他經營者和微信用戶對微信產品的信賴,還破壞了微信公眾號、小程序正常的注冊和運營秩序,損害了微信產品的商譽,削弱了微信產品的市場競爭力,兩被告對此不正當競爭行為應承擔共同的法律責任。綜上所述,為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兩原告特訴至本院。


被告科貝公司、海逸公司辯稱一、原被告之間不構成競爭關系。一方面,兩被告在注冊時簽訂微信公眾平臺服務協議、騰訊服務協議、騰訊微信軟件許可及服務協議,原被告之間是合同關系。另一方面,原被告之間的經營模式不相同,兩被告系網絡貸款的廣告推銷,對借款方平臺推薦引流,兩被告將引流轉化成功后,向借款方收取傭金獲利。兩被告本身不經營小額貸款業務也不參與非法套現業務,導流平臺僅僅是入口,風控由放貸機構把控,兩被告不需對借款人資質、信用狀況等負責。兩被告的運營模式并未被法律明確禁止,也未擾亂市場的競爭秩序。兩原告作為微信平臺的運營商,目的是獲得巨大的用戶量,基于用戶量,騰訊的盈利來源于朋友圈廣告、第三方服務企業認證及游戲等業務來源。兩者經營模式沒有關聯,不存在競爭。


二、兩被告不具有不正當競爭行為。兩原告既不能充當規則的制定者和裁判者,然后在本案中又充當規則的參與者。


(一)兩被告是導流平臺,非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無需進行資質備案。在無法律強制性規定下,兩原告通過協議要求兩被告備案,其行為表明其為管理者,而非市場的參與者,兩被告未按照兩原告要求進行資質備案以及通過可能有問題的文件進行審核,行為上可能存在違約,但并不與作為管理者的兩原告構成不正當競爭,并且兩被告未備案行為未受到法律法規強制性要求,不會擾亂市場競爭秩序。


(二)兩原告作為管理者基于合同約定,要求用戶不能進行批量注冊運營,但批量并無法定或者約定的數量,均系兩原告規定,即使批量注冊運營公眾號也不會擾亂市場秩序。反不正當競爭法中并沒有限定經營者的推廣數量。不能批量注冊運營純屬原、被告之間的合同約定,違反約定不必然導致擾亂市場秩序,反不正當競爭法中的市場是指整個市場,而非局限于微信平臺市場。即使兩被告注冊公眾號較多,目的在于更好地宣傳兩被告行為。


(三)關于兩被告在公眾號上宣稱為多個行業用戶提供高效智能的風險整體解決方案。設置關鍵詞搜索并非不正當競爭行為,對于網絡借貸信息中介的推薦,例如每日費率0.03%,貸款期限7到14天,一分鐘審核三分鐘放款,恰恰表明兩被告是推薦,對于是否符合放貸資格,由推薦的網絡借貸信息機構決定。公眾號“您的貨款已經到賬,請注意查收”,“點擊此處領錢”等信息的廣告宣傳,消費者對于金額一般會以更強的注意力及分辨能力,對于微信的使用者,特別是公眾號的關注者來講,普遍具有互聯網使用經歷,上述宣傳并不會引人誤解。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虛假宣傳必須以能誤解為后果,僅僅是吹噓,或者是不會引人誤解的宣傳,不屬于不正當競爭行為。


三、兩被告在本案中不存在大量相互分工合作的行為。除證據十一海逸花公眾號存在兩被告共同行為,其他證據均是獨立行為,并不能證明兩被告共同實施了不正當競爭,甚至包括之前所描述的批量注冊,并沒有其他證據證明兩被告對于其他公眾號共同實施了批量注冊。


四、兩原告在本案中不具有反不正當競爭法意義上的訴訟權益。兩原告系微信平臺運營者,其本身并未參與到各公眾號的運營競爭。不具有可訴權益。


五、兩被告行為并未對兩原告造成反不正當競爭法意義上的損害。根據騰訊服務協議第12.2部分責任承擔,“如果您在使用本服務過程中違反了相關法律法規或者本合約約定,相關國家機關和機構可能會對您提起訴訟、罰款或采取其他措施,并要求騰訊予以協助,因此給您或者他人造成了損害,理應自行承擔責任,騰訊不承擔任何責任”。服務協議第2.4部分記載“您理解并同意您用于參與本服務的微信公眾號,由您獨立維護運營,并獨立承擔全部責任,騰訊不會也不可能參與到該公眾號的運營等獨立活動。因您的原因導致任何糾紛、責任以及您或者微信公眾賬號違反相關法律法規及本協議約定的任何后果均由您獨立承擔責任,賠償損失,與騰訊無關”。在6.3、7.3、8.4部分有同樣約定,所有微信用戶在注冊時均與兩原告簽訂了上述合同,基于該合同,兩原告不可能因為兩被告的上述行為遭受到損失和索賠。


六、兩被告即使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對于騰訊的損害微乎其微,兩被告于2018年8月17號運營,海逸花10月30日被封號,實際運營兩個月左右。騰訊作為微信的管理者和執行者,其本身擁有封禁兩被告微信公眾號的權利,另外,兩被告的投訴率非常低,未構成對兩原告商譽的損害。基于騰訊的體量,兩原告記載用戶為10.8億,兩被告很短時間的行為并未對微信的競爭力產生任何影響。


原告騰訊計算機公司、騰訊科技公司圍繞訴訟請求依法提交如下證據:


第一組,1.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登記證書【軟著登字第0640524】;

2.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登記證書【軟著登字第0602986】;

3。商標注冊證【第9085979】;

4.關于認定“微信及圖”商標為馳名商標的批復【商標馳字(2016)212號】;

5。工信部ICP備案信息查詢網頁截屏;

證明兩原告為微信產品的經營者。微信產品屬于兩原告經營的知名服務,享有極高得品牌影響力和良好商譽。


第二組,6.《微信公眾平臺服務協議》;

7.《微信公眾平臺運營規范》;

8.《微信小程序平臺服務條款》;

9.《微信小程序平臺運營規范》;

10.《微信小程序開放的服務類目》;

證明微信產品提供為經營者服務的微信公眾號和微信小程序等產品,并制定微信公眾平臺管理規定。經營者在注冊微信公眾號時需接受并同意微信公眾平臺的管理規定。


第三組,11.“海逸花ANNFLAT”公眾號公證錄像截屏及說明,及補充提交 (2018)浙杭錢證內字第17238號公證書。


證明2017年11月,科貝公司向微信公眾平臺申請注冊微信公眾號“海逸花ANNFLAT”,功能介紹顯示其為“為多個行業客戶提供高效智能的風險管理整體解決方案”。但該公眾號在實際運營時包括三個模塊:“產品大全”、“信用查詢”和“投訴”,并向關注粉絲主動推送消息,其中:


證明目的1、“產品大全”模塊下設置了“超市首頁”、“發現”和“個人信息”三個欄目。下拉顯示網頁由


(1)“超市首頁”中的“全部口子”包括有30個網絡貸款產品的信息:額度范圍下至200元,上至5萬元不等、每日費率為0.03%至0.09%、貸款期限多為7-14天、并配有“一分鐘審核、三分鐘下款”之類的介紹;每個口子均設有“申請貸款”的鏈接。逐一點擊每個產品進入每個產品的認證頁面,經統計每個產品的用戶協議和隱私條款,30個產品中有25個全部內容一致;(2)“發現”列舉了其作為熱門服務的貸款產品。(3)“個人信息”欄目顯示有“退出登錄”紅色字樣,但實際上微信用戶此時并未處于登錄帳號狀態,該公眾號通過這種設置,誘導用戶點擊進入其注冊登錄界面。


證明目的2、“信用查詢”模塊,下拉顯示“網頁由newmlh.51dixiajinku.com提供”(ICP備案主體為被告杭州科貝公司),可查看“樣例報告”,下方設置有“花數據”二維碼(花數據ANNFLAT公眾號主體為海逸公司);“點擊查詢信用信息”并輸入虛構的姓名及身份證號后,仍引導用戶在瀏覽器中打開中國銀聯的付款頁面,訂單金額28.8元,商戶名稱為“江西旺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證明目的3、“投訴”模塊仿冒微信的官方投訴界面(該網頁http://www.qqyzk.top/tousuAll.ssj也可在瀏覽器中直接打開瀏覽和進行投訴操作,經查網址www.qqyzk.top 的ICP備案主體為海逸公司),具體表現為:(1)投訴表單的“投訴描述(0/200)”、“圖片上傳(0/4)”、“證據鏈接(選填)”的內容設置與微信官方投訴基本相同;(2)該界面的UI設計(包括布局、顏色等)相同;(3)用戶未輸入投訴描述或未上傳證據截圖即點擊“提交”時的系統反饋相同;(4)成功提交后顯示與微信官方投訴相似的“已提交”界面,并配文字“微信團隊會盡快核實,并通過“微信團隊”通知你審核結果。感謝你的支持。”


證明目的4、該公眾號首頁下方顯示其設置的相關小程序為“貸款大全吧”,該小程序運營主體為樹人優勝公司,因違規已經被封停。


證明目的5、該公眾號向關注粉絲推送的消息全部有關網絡貸款的產品介紹和二維碼,識別二維碼后可進入網絡貸款產品的認證頁面。


12.公證拷屏文件“海逸花ANNFLAT”的“產品大全”和根據主體查詢公眾號的結果,及補充提交的(2018)深前證字第027851號公證書。


證明兩原告于2018年10月25日向深圳市前海公證處申請證據保全,以關鍵詞“杭州地下金庫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在微信中搜索“公眾號”,顯示在杭州科貝公司名下注冊有“木龍花SNSTELLER”、“紅紅樂購”、“樂樂購花”、“地盾ANNFLAT”、“花花有購”、“嘻嘻樂購”、“摩卡媽媽”等公眾號,其功能介紹、模塊設置及其內容基本與“海逸花ANNFLAT”相一致。


13。公證拷屏文件“海逸花ANNFLAT”的“投訴”界面,及補充提交的(2018)深前證字第027853號公證書。

證明兩原告于2018年10月25日向深圳市前海公證處申請證據保全,對“海逸花ANNFLAT”公眾號中的“投訴”模塊進行公證。


14。公證拷屏文件“海逸花ANNFLAT”的“信用查詢”和“速借寶認證”,及補充提交的(2018)深前證字第027852號公證書;


證明兩原告于2018年10月25日向深圳市前海公證處申請證據保全,公證操作人員在“海逸花ANNFLAT”中全部口子中的一個“速借寶”中申請貸款,申請過程需要通過手機驗證碼驗證,提交姓名、手機號、身份證號等信息和身份證正反面、手持身份證的照片,并通過運營商認證。最終提示添加審核員微信。


15.公證拷屏文件 “海逸花ANNFLAT”中“速借寶審核員”聊天記錄,及補充提交的(2018)深前證字第027866號公證書。


證明兩原告于2018年10月26日向深圳市前海公證處申請證據保全,公證操作人員與“速借寶審核員”的微信聊天記錄顯示,速借寶審核員一方面告知公證操作人員不符合放款條件,同時表示可以幫助進行其他正規網絡貸款的額度套現,手續費30%。


16.公證拷屏文件“海逸花ANNFLAT”推送消息,及補充提交的(2018)深前證字第029625號公證書。


證明兩原告于2018年11月1日向深圳市前海公證處申請證據保全,微信用戶關注“海逸花ANNFLAT”、“極盾”公眾號后,公眾號會每天向用戶不同產品的推送“貸款申請通知”,內容均為“您的貸款已到賬,請查收!點此處領錢!”但當微信用戶點擊后仍然是認證頁面,并無所謂貸款到賬的事實。


第四組,17.公證拷屏文件工信部網站ICP備案查詢及補充提交的(2018)深前證字第028282號公證書;


18.公證拷屏文件國家企業信用信息網查詢及補充提交的(2018)深前證字第028280號公證書;


19。公證拷屏文件工信部網站ICP備案查詢和國家企業信用信息網查詢(關于火光公司)及補充提交的(2018)深前證字第028340號公證書。


證明兩原告于2018年10月31日、2018年11月1日向深圳市前海公證處申請證據保全,對公眾號“海逸花ANNFLAT”運營中涉及的網址ICP備案情況進行查詢公證,顯示:(1)


第五組,20. 公眾號“火光網絡科技”截屏,證明火光公司注冊、運營的 “火光網絡科技”微信公眾號,在運營中與海逸公司也是相互分工、合作。


21.微信公眾平臺后臺數據證明,證明科貝公司、海逸公司和樹人優勝公司均注冊了大量內容相似的微信公眾號,非法從事網絡貸款業務活動。


第六組,22. 浙江增值稅專用發票【NO:23514832】。

證明2018年10月30日,兩原告向浙江省杭州市錢塘公證處申請對海逸花公眾號等進行證據保全公證,支付公證費人民幣8000元。
兩原告補充提交了上列證據11-19中相應公證書以外,再行補充證據:

補充合并作為上述第一組:23. 《騰訊控股有限公司2018年報》(摘錄),證明微信及wechat合并月活躍賬戶數已達10.98億。


24.《2018年微信就業影響力報告》,證明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騰訊微信共同發布2018年《微信就業影響力報告》,就微信生態及其影響力進行了詳細闡述。


25。“微信廣告”的“廣告形態”網頁公證錄像截屏,證明基于微信生態體系,兩原告運營有朋友圈廣告、公眾號廣告和小程序廣告產品。

補充合并作為上述第二組:26。《微信公眾平臺開發概述》,證明公眾號主要通過“公眾號消息會話”和“公眾號內網頁”為用戶提供服務。公眾號消息會話包括群發消息、被動回復消息、客服消息、模板消息等;公眾號內網頁用于較復雜的業務場景,可以通過網頁授權獲取用戶基本信息。

27.《微信公眾平臺開發者規范》,證明開發者在特定微信公眾號中收集的用戶數據僅可以在該特定微信公眾號中使用;若騰訊認為開發者收集、使用用戶數據的方式,可能損害用戶體驗,騰訊有權要求您刪除相關數據并不得再以該方式收集、使用用戶數據。

28.“訂閱號”的“注冊”網頁公證錄像截屏及公證書(2019)滬張江證經字第2277號,證明用戶注冊訂閱號必須同意并遵守《微信公眾平臺服務協議》。

29。“小程序”的“注冊”網頁公證錄像截屏,結合證據28公證書,證明用戶注冊小程序必須同意并遵守《微信公眾平臺服務協議》和《微信小程序平臺服務條款》。

30。《微信世界七大規則》,證明微信生態的七大規則為“合法、真實、善意、負責、開放、拒絕騷擾、尊重權益”。

補充合并作為上述第五組:31。(2018)深前證字第027867號公證書(“玖盾SNSTELLER”公眾號);

32.(2018)深前證字第027868號公證書(“魔盾SNSTELLER”公眾號);

33.(2018)深前證字第029632號公證書(“火光網絡科技”公眾號);

34。“花數據ANNFLAT”公眾號公證錄像截屏及說明;

35。“極盾”公眾號公證錄像截屏及說明;

36.“先鋒風盾”公眾號公證錄像截屏及說明;

證明兩原告于2018年10月30日向杭州市錢塘公證處申請證據保全,對海逸公司申請的“花數據ANNFLAT”公眾號、“魔盾SNSTELLER”公眾號、“魔盾SNSTELLER”公眾號和樹人優勝公司申請的“極盾”公眾號、“先鋒風盾”公眾號中的各模塊進行公證,皆為與“海逸花ANNFLAT” 內容近似、相互分工合作實施不正當競爭行為的公眾號。

37.(2018)浙杭錢證內字第17239號及公證錄像截屏說明,證明兩原告于2018年10月30日向杭州市錢塘公證處申請證據保全,對關鍵詞“行業聯防聯控”搜索到的兩被告及其他關聯公司的相關公眾號的內容進行瀏覽。

補充合并作為上述第六組:38. 《上海市聯合律師事務所法律服務委托協議》及上海市增值稅發票(No.01936593),證明兩原告已為本案支出律師費10萬元。

39. 深圳增值稅專用發票及發票對應性說明,證明兩原告為維權在深圳前海公證處支出的公證費共計23085元。


另新增第七組,40。 (2018)深鹽證字第6904號公證書,證明兩原告于2018年9月6日向深圳市鹽田公證處申請證據保全,對小程序“貸款大全吧”的內容進行公證。該小程序的開發者為樹人優勝公司;展示內容為與“海逸花ANNFLAT”公眾號下“產品大全”中相同的部分貸款口子。


第八組,41. (2018)粵廣南方第065230號公證書,證明兩原告于2018年10月30日向廣州市南方公證處申請證據保全,對樹人優勝公司、科貝公司申請公眾號時提交的虛假資質進行公證。


第九組,42。 (2018)粵廣南方第065226號公證書,證明兩原告于2018年10月30日向廣州市南方公證處申請證據保全,對后臺查詢的微信用戶對小程序“貸款大全吧”的投訴紀錄進行公證:投訴數共計339條,投訴描述主要為:騙審核費、非法經營。

43. (2018)粵廣南方第065234號公證書,證明兩原告于2018年10月30日向廣州市南方公證處申請證據保全,對后臺查詢的微信用戶對相關公眾號的粉絲數及投訴紀錄進行公證:科貝公司下,“銀盾Annflat”粉絲數311812投訴數669個;“木龍花SNSTELLER”粉絲數81830投訴數420個;“魔力花花SNSTELLER”粉絲數4267投訴數31個;海逸公司下,“木盾SNSTELLER” 粉絲數55501投訴數315個;“花數據ANNFLAT” 粉絲數114051投訴數314個;“魔盾SNSTELLER” 粉絲數39265投訴數149個。樹人優勝公司下, “八戒信”粉絲數2988投訴數3個。以上投訴的描述主要為:騙錢、高利貸、騙取個人信息、推送誘導。

44.(2018)粵廣南方第065235號公證書,證明兩原告于2018年10月30日向廣州市南方公證處申請證據保全,對后臺查詢的微信用戶對相關公眾號的粉絲數及投訴紀錄進行公證:科貝公司下,“海逸花ANNFLAT”粉絲數173276投訴數1087個;海逸公司下,“玖盾SNSTELLER” 粉絲數106437投訴數504個;樹人優勝公司下,“極盾”粉絲數7435投訴數18個;“先鋒風盾”粉絲數2579投訴數18個;以上投訴的描述主要為:騙錢、高利貸、騙取個人信息、推送誘導。


第十組,45。(2018)深前證字第027278號公證書,證明兩原告于2018年10月31日向深圳市前海公證處申請證據保全,對來源于中國江蘇網的《警方預警提示:警惕非法現金貸藏身微信“小程序”》、來源于人民日報網的《2000個違規微信小程序被封停:非法賭博 違規放貸》、來源于中國經濟網的《誰來監管現金貸平臺導流亂象》三篇媒體報道進行公證。報道中的非法網貸具備“名為放貸實則高利貸”;“號稱‘放款簡單、快速’、違規經營者先上線后改名”;“多數小程序只是充當一個入口,而后接入了不同的接待平臺、‘貸款超市’中集成了至少幾十個現金貸入口”等特點,與本案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性質相同,已嚴重影響微信生態的健康發展,降低了其他經營者和微信用戶對微信產品的信賴,破壞了微信公眾賬號、小程序正常的注冊和運營秩序。


被告科貝公司、海逸公司對上述證據發表質證意見如下:第一組證據,三性無異議。


第二組證據,三性無異議,證明目的無異議。


第三組證據,證據11.三性認可,證明目的不認可,證明目的有5點,目的1、(1)是對于證據形式上的描述,對描述認可。(2)認可,是對于事實的描述。(3)不認可。微信公眾號登錄的時候必須要關注,關注是予以授權,即本案中登錄的意思,個人信息中顯示退出登錄字樣,實際上微信用戶是處于登錄狀態,并未誘導用戶進行關注,也并未誘導用戶進行注冊,因為無需進行注冊關注,則已經授權了騰訊賬號。目的2,是對事實描述,認可。目的3,呈現的投訴內容認可,所稱與微信官方投訴基本相同不認可,這個投訴頁面是傳統的公共模板,對于這些公用模板的使用不涉及仿冒,對于投訴模塊,兩原告沒有任何權屬。且微信使用者對于投訴均知道其入口是在右上角的3個小點。兩被告的公眾號投訴是設置在公眾號里面,使用者知道是對整個公眾號進行投訴還是針對某一項服務進行投訴。目的4,事實描述,認可。目的5,事實描述,認可。證據12、13、16,對證據三性無異議,證明目的無異議。證據14、15,關聯性有異議,證明目的有異議,速借寶公證人員并非兩被告工作人員。


第四組證據,三性沒有異議,證明目的1、2、3沒有異議,4有異議,公司是獨立主體,產品有開發的公司和運營的公司,不能因為公司股東之間產生紐帶認為產生關聯關系,不正當競爭要看是否有共同侵權行為。


第五組證據,三性有異議,證據20,火光公司已經注銷,證據21,已經搜索不到,只認可證據12體現的7個公眾號,該組是兩原告單方制作,不能因為兩被告注冊這些公眾號證明兩被告存在非法網絡貸款業務,從證據20,21中無法得出所有小程序都在進行非法網貸。


第六組證據,形式真實性沒有異議,關聯性有異議,沒有公證書號,無法對應,是不是本案支出無法確認。


第一組補充證據,真實性、合法性無異議,關聯性、證明目的有異議。


第二組補充證據,證據26-29三性無異議,證據30三性有異議,兩原告單方證據,與本案無關聯。


第五組補充證據,真實性認可,證據31、32是海逸公司獨自運營的公眾號,并沒有共同侵權,與本案無關。證據33形式真實性認可,但主體已經注銷,無關聯性。證據34-36,真實性認可,關聯性不認可,是單方行為,不是兩被告共同行為。證據37,真實性、合法性沒有異議,與本案無關。


第六組補充證據,真實性認可,金額過高,關聯性不認可。


第七組證據,真實性合法性沒有異議,關聯性不認可。


第八組證據,三性認可,認可資質是假的,但不是兩被告提供,是委托第三方進行認證,第三方提供的。


第九組證據,證據40,形式真實性認可,但是在兩原告平臺上進行,單方的,對投訴兩被告也積極處理。證據41、42關聯性不認可,顯示兩被告投訴率低,且不能證明共同侵權。


第十組證據,形式真實性認可,關聯性不認可。


本院對騰訊計算機公司、騰訊科技公司提供的證據認證如下:1、對于第一組,第二組,第三組12、13、16,第四組,第二組補充證據26-29,第八組,當事人對上述證據三性均無異議,本院予以確認。2、對于第三組11,第六組,第一組補充,第五組補充,第六組補充,第七組、第十組,當事人對上述證據真實性沒有異議,本院經審查予以確認,就其對待證事實的證明力本院將結合其他事實予以綜合認定。3、第三組14、15,系公證文書,內容關于公證操作人員在“海逸花”下“速借寶”申請貸款及與審核員聊天記錄,對其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予以確認。4、第五組,因火光公司已注銷,相關公眾號未能顯示,本院將結合公證書內容予以綜合認定,關于兩被告及已注銷樹人優勝公司注冊公眾號數據,兩被告質證時僅對公證書體現的7個公眾號認可,本院予以確認,兩被告庭審時陳述科貝公司,注冊21個,認證8個,海逸公司注冊18個,認證6個,對上述數量,本院予以確認。5、第二組補充30,雖系微信單方面出具,但其內容本身作為兩原告自身規則呈現,其真實性予以認可,微信生態規則與兩原告權益基礎的關聯性和證明目,將結合其他證據予以綜合認定。6、第九組,系公證書,內容關于微信用戶對小程序“貸款大全吧”等公眾號投訴記錄,對公證內容真實性、合法性予以確認,相關數據來源于兩原告平臺,將結合其他證據予以綜合認定。


被告科貝公司、海逸公司為支持其答辯意見依法提交如下證據:


一、1、 (2019)浙杭網證內字第1768號公證書,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微信聊天截圖;2、兩被告公眾號及小程序的源代碼。
證明:1、兩被告并未參與實際的小額貸款,是引流和廣告推薦,其獲利是通過廣告實際轉化率向實際放款方進行結算。2、兩被告并未參與套現,兩原告與速借寶的工作人員溝通,該工作人員非兩被告工作人員。3、兩被告與兩原告不存在競爭關系。


二、騰訊微信軟件許可及服務協議。


證明:1、原被告為合同雙方,產生的糾紛系合同糾紛。2、原被告之間不存在競爭關系。3、原被告之間是有償提供服務與被服務、管理與被管理、監測與被監測、基于合同約定有處罰與被處罰的關系,兩原告系規制的制定方及執行方。


三、(2019)浙杭網證內字第1769號公證書,公眾號資質申請狀況材料及“益企發”、“ANNFLAT”商標檢索結果及注冊人公示信息。


證明:(1)兩被告的公眾號系委托第三方提交,兩被告對于提交資質需要的材料并不知情。(2)公眾號實際于2018年8月7日過戶至兩被告。


四、(2019)浙杭網證內字第1770號公證書,兩被告運營時針對投訴的處理反饋材料。


證明兩被告并未虛假宣傳,針對投訴進行積極的處理。


五、(2019)浙杭網證內字第1767號公證書,針對類似公眾號搜索(檢索詞為行業聯防聯控)。


證明:(1)兩被告的公眾號的版式、廣告詞均為模板,其經營模式較為常規,并未與兩原告構成競爭;(2)兩被告公眾號的廣告詞并未涉及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


兩被告庭審后提交情況核實及相應證據:一、百度百科及郵件往來復印件,證明科貝針對信用報告審核方面,系與同盾科技有限公司合作;二、科貝公司交易收支明細,證明科貝公司與本案有關收入為53萬元;三、陳述盛文康與盛文娟是姐弟關系,均與劉捷是商業合作關系。


原告騰訊計算機公司、騰訊科技公司對上述證據發表質證意見如下:


證據一,形式真實性認可,關聯性和證明目的有異議。1、該證據僅能證明公證時相關微信號聊天記錄保存的狀態,微信聊天人員的身份無法確認,微信聊天內容是否完整,是否經過刪減也無法核實,其盈利方式不僅僅是兩被告所陳述的單一導流引流。2、結合兩被告證據說明及頭像為天使承包的微信用戶聊天內容看,兩被告對產品大全中相關產品的上線和推廣隨意,未進行任何主體信息和產品信息的核驗。3、兩被告在經營活動中存在不同主體間關聯交叉結構。關于源代碼,因是電子版本,沒有經過公證,真實性、關聯性及其證明對象均不予認可。4,從兩被告提供的相關聊天記錄來看,其收益情況可觀。5,從競爭關系上來看,競爭并不局限于同業經營者之間,以不正當方式與競爭對手或其他經營者直接或間接地爭奪交易機會,謀取集中優勢的行為,由此而產生的損害與被損害的關系,簡而言之,破壞他人的競爭優勢同樣可以產生競爭關系。


證據二,真實性認可,關聯性,證明對象不予認可。該協議為微信用戶協議,是針對普通微信用戶,非兩被告此類微信公眾號,兩原告也對此進行舉證。從兩被告及其關聯公司實施不正當競爭行為的表現來看,單一合同之訴并不能解決此類爭議糾紛,兩原告有權依選擇有利的案由進行起訴。


證據三,真實性確認,關聯性及證明目的不予認可。1、通過聊天內容不難看出兩被告明知其所謂的委托第三方是通過不正當甚至違法的方式通過微信公號認證,兩被告正是因為清楚其無法正常獲得相關公眾號的運營資質,才委托第三方代為操辦批量公眾號,2、兩被告證明對象中所謂過戶實際上是微信認證,兩被告通過第三方偽造材料騙取微信審核認證的目的是為了獲取認證后的微信公眾號,以便更加廣泛、便捷的開展相關經營活動,增強自身競爭優勢。


證據四,形式真實性予以認可,關聯性、證明目的不認可。聊天記錄主要內容轉自其他微信使用人,人員真實身份、退款對象及詳情均無法確認,無法證明兩被告未進行虛假宣傳。如果存在真實退款,該退款是針對使用兩被告信用審查服務的用戶發起的,兩被告經營行為包含有償的信用審查服務,而非其證據一所述僅有引流和推廣行為。


證據五,真實性、關聯性認可,證明目的不予認可。聯防聯控是兩原告根據兩被告公眾號簡介的特點,用于檢索使用的關鍵詞,兩原告主張的虛假宣傳行為與聯防聯控這一描述本身并沒有實際關系。


庭后提交證據:一、百度百科網頁打印件形式真實性、合法性認可,內容真實性、證明目的不認可,郵件真實性、合法性不予認可。

二、借貸明細表,無銀行章,真實性、合法性不認可。三、對盛文康、盛文娟、劉捷關系說明,認可。


對科貝公司、海逸公司提供的證據,本院認定如下:關于證據一2源代碼,系電子版本,兩被告單方提供,難以采納,其他證據當事人對其真實性均未有異議,本院經審查予以確認,就其對待證事實的證明力本院將結合其他事實予以綜合認定。庭后提交說明及證據一為打印件,無其他證據佐證,不予認定,證據二為兩被告單方制作,無佐證,系兩被告對自身收入的確認,作為收益參考,證據三為身份關系陳述,雙方無異議,予以確認。


結合上述認定的證據及當事人的陳述,本院經審理查明的事實如下:


一、關于涉案雙方、案外主體基本情況


(一)兩原告主體基本情況


騰訊計算機公司于1998年11月11日成立,有限責任公司,注冊資本6500萬元,法定代表人馬化騰,主要經營范圍包括“一般經營項目:計算機軟、硬件的設計、技術開發、銷售(不含專營、專控、專賣商品及限制項目);數據庫及計算機網絡服務;國內商業、物資供銷業(不含專營、專控、專賣商品);從事廣告業務(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應進行廣告經營審批等級的,另行辦理審批登記后方可經營);貨物及技術進出口;票務代理。”及許可經營項目。


騰訊科技公司于2000年2月24日成立,有限責任公司(臺港澳法人獨資),注冊資本200萬美元,法定代表人馬化騰。主要經營范圍包括“一般經營項目:從事計算機軟硬件的技術開發、銷售自行開發的軟件;計算機技術服務及信息服務;計算機硬件的研發、批發;玩具設計開發;玩具的批發與零售(許可審批類商品除外);商品的批發與零售(許可審批類商品除外);動漫及衍生產品設計服務;電子產品設計服務;游戲游藝設備銷售。”


(二)微信服務基本情況


國家版權局分別于2013年9月7日、2013年11月28日出具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登記證書顯示騰訊微信軟件(for ios)及騰訊微信軟件(for Android)著作權人為騰訊科技公司、騰訊計算公司,開發完成日期:2013年7月25日,首次發表日期為2013年8月5日。第9085979號“微信及圖”商標,注冊人騰訊科技公司,注冊日期為2013年3月28日,有效期至2023年3月27日,核定使用商品/服務第9類。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2016年12月29日作出商標馳字[2016]212號批復,認定上述商標為馳名商標。工業和信息化部ICP備案主體信息:騰訊計算機公司,備案網站信息:網站名稱騰訊網,網站首頁網址


《騰訊控股有限公司2018年報》顯示,微信及wechat合并月活躍賬戶數已達10.98億。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騰訊微信共同發布的2018年《微信就業影響力報告》中寫道:從通信工具到社交平臺,從支付工具到開放平臺,微信連接起人、硬件、服務、組織、產業,打造了一個充滿活力的開放生態,從生活、消費到產業、社會,從互聯網應用到實體商品,從生產經營到公共服務,微信與各領域各主體構成了統一整體,相互影響,互利共生。


兩原告作為微信服務的經營者,提供即時通訊、微信支付、開放平臺、小程序、公眾號等服務。制定《微信公眾平臺服務協議》、《微信公眾平臺運營規范》、《微信公眾平臺開發者規范》、《微信小程序平臺服務條款》、《微信小程序平臺運營規范》等平臺管理規定。其中,《微信公眾平臺服務協議》中約定:“1.2 本服務是騰訊向用戶提供的信息發布、客戶服務、企業管理以及與此相關的互聯網技術服務。微信公眾號(亦可能簡稱為“公眾號”)分為訂閱號、服務號和企業號。微信用戶關注訂閱號或服務號后將成為該帳號關注用戶,關注企業號并成功進行身份驗證后將成為企業號關注用戶。微信公眾號可以通過微信公眾平臺為相關用戶提供服務,包括群發信息、單發信息、用戶消息處理等。……2.4微信公眾號注冊采用實名制,用戶應當如實填寫和提交帳號注冊與認證資料,完成信息登記,并對資料的真實性、合法性、準確性和有效性承擔責任。2.8針對認證成功的用戶,騰訊將根據本協議確定用戶的認證帳號名稱,生成認證標識及認證信息,開通相應的高級功能及高級權限。”《微信公眾平臺運營規范》規定:“1.12在微信公眾平臺批量注冊大量相似公眾號的行為將會被禁止。”微信用戶注冊訂閱號須同意并遵守《微信公眾平臺服務協議》。


(三)兩被告主體基本情況


科貝公司成立于2017年8月18日,原名杭州地下金庫網絡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11月28日變更為現名稱,有限責任公司(自然人投資或控股),法定代表人盛文康, 自然人股東為:盛文康、劉捷,注冊資本500萬元,其中盛文康認繳額300萬元,劉捷認繳額200萬元。主要經營范圍包括技術開發、技術咨詢、技術服務、技術轉讓:網絡科技、計算機軟硬件;計算機系統技術服務;電腦動畫設計;經濟信息咨詢(除商品中介);市場信息咨詢與調查(不得從事社會調查、社會調研、民意調查、民意測驗)。


海逸公司成立于2017年11月16日,有限責任公司(自然人獨資),法定代表人劉捷,注冊資本500萬元,主要經營范圍包括技術開發、技術服務、技術咨詢、成果轉讓:計算機網絡技術、計算機信息技術;服務:企業形象策劃、會務服務、商務信息咨詢、企業管理咨詢,網頁設計、 平面設計。


(四)其他主體基本情況


樹人優勝公司成立于2018年1月25日,有限責任公司(自然人投資或控股),法定代表人盛文娟,自然人股東為:盛文娟、劉捷,注冊資本1000萬元,主要經營范圍包括技術開發、技術服務、技術咨詢、成果轉讓:計算機網絡技術、計算機信息技術;銷售:服裝、服飾輔料、針紡織品、珠寶首飾、家居用品、鞋帽箱包、化妝品(除分裝)、日用百貨、數碼產品、電子設備;服務:企業形象設計、會務服務、商務信息咨詢、企業管理咨詢、網頁設計、平面設計。該公司于2019年2月21日核準注銷。兩被告庭審后確認盛文娟與盛文康系姐弟關系。


 火光公司成立于2018年3月12日,有限責任公司(自然人獨資),注冊資本200萬元,法定代表人陳鑫,執行董事兼總經理陳鑫、監事劉捷。主要經營范圍包括網絡科技、計算機軟硬件領域內的技術開發、技術轉讓、技術咨詢、技術服務;網絡工程研發,計算機系統集成,計算機軟件開發;市場信息咨詢與調查,商務信息咨詢,企業管理咨詢,企業形象策劃,展覽展示服務;網上銷售:計算機軟硬件、電子產品、通訊設備、日用百貨、化妝品(除分裝)、廚衛用品、玩具、床上用品、家居用品、家用電器、服裝鞋帽、文具用品、體育用品、工藝禮品。該公司于2019年3月1日核準注銷。


二、關于被訴大量注冊公眾號及使用資質相關事實


科貝公司共申請注冊公眾號21個,認證8個,分別為“海逸花ANNFLAT”、“木龍花SNSTELLER”、“紅紅樂購”、“樂樂購花”、“地盾ANNFLAT”、“花花有購”、“嘻嘻樂購”、“摩卡媽媽”。海逸公司共申請注冊公眾號18個,認證6個,分別為“花數據ANNFLAT”、“玖盾SNSTELLER”、“魔盾SNSTELLER”, “木盾SNSTELLER”、“水桶花”、“大膽購ANNFLAT”。


科貝公司公眾號,“海逸花ANNFLAT”粉絲數173276,投訴數1087個;“銀盾Annflat”粉絲數311812,投訴數669個;“木龍花SNSTELLER”粉絲數81830,投訴數420個;“魔力花花SNSTELLER”粉絲數4267,投訴數31個。海逸公司公眾號,“木盾SNSTELLER” 粉絲數55501,投訴數315個;“花數據ANNFLAT” 粉絲數114051,投訴數314個;“魔盾SNSTELLER” 粉絲數39265,投訴數149個;“玖盾SNSTELLER” 粉絲數106437,投訴數504。樹人優勝公司公眾號,“八戒信”粉絲數2988,投訴數3個;“極盾”粉絲數7435,投訴數18個;“先鋒風盾”粉絲數2579,投訴數18個。


科貝公司注冊的公眾號“海逸花ANNFLAT” 運營時包括三個模塊:“產品大全”、“信用查詢”和“投訴”, “產品大全”模塊下拉顯示網頁由newmlh.51dixiajinku.com提供”,ICP備案主體為科貝公司。“投訴”模塊(該網頁http://www.qqyzk.top/tousuAll.ssj可在瀏覽器操作),經查網址www.qqyzk.top 的ICP備案主體為海逸公司。該公眾號首頁下方顯示其設置的相關小程序為“貸款大全吧”,該小程序顯示因違規已經暫停服務,開發商為樹人優勝公司,2018年8月17日注冊。


科貝公司及已注銷的樹人優勝公司在申請認證時分別提交《浙江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辦公室關于同意杭州地下金庫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從事經營小額貸款的通知》、《浙江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辦公室關于同意浙江樹人優勝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從事經營小額貸款的通知》,兩被告認可上述文件系偽造資質。


(2019)浙杭網證內字第1769號公證書顯示三段微信聊天記錄,第一段為盛文康與其備注名為“公眾號防封”的微信用戶,其中2018年7月9日的聊天記錄顯示,盛文康向對方提出“我這邊有三個公眾號要提供資質,還沒被封,有辦法弄一下嗎”,之后通過微信轉賬向對方支付了每個公眾號300元的認證費用和總計850元的其他費用;對方向盛文康介紹“小程序我們可以加貸款兩個字 一個月只有10個名額”,盛文康回復“好,我研究下”;第二段群名為“群聊”的微信群,在2018年7月9日聊天記錄顯示群成員在討論以樹人公司為主體申請公眾號、上傳資質的具體事宜;第三段群名為“樹人 突破”的微信群,在2018年6月12日的群聊天記錄顯示群成員討論以樹人優勝公司為主體申請多個公眾號并認證的事宜。


兩原告陳述通過認證的公眾號,微信用戶搜索結果列表中,右上角會顯示圓形、打勾的認證標識(黃底紅勾),且認證號相對于普通號來說排名靠前的幾率更大;同時,獲得認證的公眾號能夠獲得更高級的平臺接口權限,如“群發消息”、“獲取用戶基本信息”、“微信支付接口”、“微信分享”等功能。


三、關于被訴虛假宣傳行為相關事實


(一)兩被告公眾號的功能介紹,根據(2018)浙杭錢證內字第17239號公證書顯示,科貝公司認證的5個公眾號(海逸花ANNFLAT、樂樂購花、花花有購、嘻嘻樂購、摩卡媽媽)、海逸公司認證的5個公眾號(花數據ANNFLAT、玖盾SNSTELLER、木盾SNSTELLER、魔盾SNSTELLER、大膽購ANNFLAT)、樹人公司注冊的7個公眾號(先鋒風盾、水龍出額、馬上出額、咸魚出額、閑魚數據、武林救急、沙僧救急)以及火光公司注冊的1個公眾號(火光網絡科技)主頁介紹均為“(公眾號名稱)自創立以來,一直本著“跨行業聯防聯控”的理念,將人工智能與風險管理深度結合,為非銀行借貸、銀行、保險、基金理財、三方支付、航旅、電商、O2O、游戲、社交平臺等為多個行業客戶提供高效智能的風險管理整體解決方案。”


公眾號“海逸花ANNFLAT”實際運營時主要包括前述三個模塊,其提供服務功能圍繞“產品大全”、“信用查詢”。“產品大全”模塊下設置了“超市首頁”、“發現”和“個人信息”三個欄目。“超市首頁”中的“全部口子”包括有30個網絡貸款產品的信息。“信用查詢”模塊,可查看“樣例報告”,下方設置有“花數據”二維碼(花數據ANNFLAT公眾號主體為海逸公司);“點擊查詢信用信息”輸入姓名“張三”及身份證號后,引導用戶在瀏覽器中打開中國銀聯的付款頁面,訂單金額28.8元,商戶名稱為“江西旺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二)涉案貸款口子的內容介紹及宣傳信息。“海逸花ANNFLAT”下 “超市首頁”中網絡貸款產品的信息配有“一分鐘審核、三分鐘下款” 、“門檻低、下款快”、“極速審核、秒下款!”之類的介紹,每個口子均設有“申請貸款”的鏈接,逐一點擊每個產品進入每個產品的認證頁面,30個產品中有19個產品的用戶協議和隱私條款內容一致,未明確協議的主體信息,管轄法院約定為“廣州天河區人民法院”。該公眾號關聯了小程序“貸款大全吧”。“貸款大全吧”的服務類目為“非金融機構自營小額貸款”,內容為貸款產品的信息展示。


公眾號發布群發消息,內容為多個貸款產品二維碼及介紹,信息包括每個貸款產品的申請額度、條件、期限和“一分鐘申請五分鐘下款,成人秒下!”、“純機審,3分鐘即可下款!”之類的產品優勢描述。


(2018)深前證字第027852、027866號公證書及拷屏文件顯示,在公證員及工作人員監督下,由騰訊計算機公司委托代理人況肖肖在“海逸花ANNFLAT”全部口子下 “速借寶”申請貸款,況肖肖進行手機驗證碼驗證,提交姓名、手機號、身份證號等信息、照片,通過運營商認證后,最終提示添加審核員微信并附微信號。添加“速借寶審核員7”后,咨詢貸款事宜,速借寶審核員回復“你不符合本公司的放款條件,暫時不能放款給你,如果你有花唄、京東白條、任性付、任性貸額度等,我公司可以幫你套現出來,操作簡單、秒到帳”, 況肖肖回復“是哪方面不符合呀,審核資料中必填項我都填寫了”,并咨詢如何套現及手續費,審核員回復:“(花唄套現手續費)30%”,信用卡也可以套現,并要求加技術人員微信。


盛文康與胡婷婷(人事)聊天記錄顯示胡婷婷微信賬單2018年8月約七十項退款,標簽多為客戶退款,金額多為28.8-118.8元,另有一筆619元和1360元,兩被告陳述上述為針對投訴所作處理。


(三)涉案公眾號推送消息。(2018)深前證字第029625號公證書及拷屏文件顯示,科貝公司 “海逸花ANNFLAT”認證服務號、樹人公司 “極盾”認證服務號向關注者推送標題為“貸款申請通知”的模板消息,內容為:“您的貸款已到賬。請注意查收!產品名稱:XXXX 申請日期:(消息發布日) 額度:X-X元 期限:X-X天 點此處領錢”,點擊后,顯示該貸款產品用戶授權協議及認證頁面 。


四、關于被訴仿冒微信投訴界面相關事實


(2018)浙杭錢證內字第17238號、17239號公證書及拷屏文件顯示,兩被告公司公眾號中設置有“投訴”或“投訴建議”模塊,點擊進入后,具體設置與微信官方投訴界面對比為:


(一)投訴原因:被訴界面,可選擇的投訴原因為“欺詐、色情、誘導行為、不實信息、違法犯罪、騷擾、違規聲明原創、未經授權的文章內容、其他;侵權(冒充他人、侵犯名譽權等)”。微信官方投訴界面,可選擇的投訴原因為“欺詐、色情、誘導行為、不實信息、違法犯罪、騷擾、其他;侵權(冒充他人、侵犯名譽權等)”;被訴界面相比增加二項投訴原因,其余投訴原因的內容及排序與微信官方均相同,頁面版式相似。


(二)投訴頁面:被訴界面包括 “投訴描述”、“證據截圖”、“證據鏈接”;微信官方界面包括“投訴賬號”、“投訴描述”、“證據截圖”、“證據鏈接”、“損失金額”;底部均為綠底白字的“提交”按鈕;兩者的頁面布局、字體的字型、大小、顏色相似。若不輸入投訴描述,直接點擊“提交”,兩者均會在界面頂部顯示紅底白字的“請輸入投訴描述”。輸入投訴描述后,若不上傳證據截圖便點擊“提交”,兩者均會在界面頂部顯示紅底白字的“請添加證據截圖”。


(三)提交反饋:提交后,兩者上部皆使用相同的綠圈白鉤圖標。被訴界面圖標正下方“投訴已提交”,下方顯示文字:“微信團隊會盡快核實,并通過‘微信團隊’通知你審核結果。感謝你的支持”,再下方綠底白字“關閉”,下拉被訴仿冒投訴界面顯示“網頁由www.qqyzk.top提供”(或涉案其他網址)。微信官方投訴界面,相同圖標正下方“已提交”,下方顯示文字:“你的投訴已提交審核,投訴單號:*****。我們會在7個工作日內處理,感謝您對平臺的支持”。再下方綠底白字“確定”,下拉微信官方投訴界面,顯示“網頁由mp.weixin.qq.com提供”。


五、關于兩被告抗辯系引流與推薦主體的相關事實


(2019)浙杭網證內字第1768號公證書呈現四段微信聊天記錄,兩被告引入流量在300至800個獨立訪客(UV)不等,單個有效流量收取費用在8元到13元不等,兩被告庭審陳述為10元左右:群名為“天使錢包13A預付對私”的微信群在2018年10月15日至2019年11月13日期間的群聊天記錄顯示,天使錢包的工作人員將貸款產品的鏈接發給工作人員(群里發送支付寶與銀行卡賬號主體顯示為盛文娟,群成員稱也是盛總,盛總妹妹),介紹信息為“芝麻分580以上 年齡20-40周歲 其他隨意”,“天使錢包”期間多次支付款項,并希望排在“產品大全”中第三的位置,稱“最后的量不行”、“第二怕忙不過來”。查看群成員中天使錢包的工作人員的朋友圈,均發布了多條花唄、信用卡、京東白條套現的推廣。


群名為“如意,通源,鴻鑫,12A”的微信群在2018年9月17日至2018年11月6日期間的群聊天記錄顯示,群中包括“如意金貸”、“通源金信”、“鴻鑫速貸”三款貸款產品的工作人員,被告工作人員向他們告知預付的余額情況并通知打款給收款人“盛文娟”,三家的預付款分別為11萬、6萬和20萬,單價為11元或12元;并稱單次推文能給三家帶來500以上的量;負責對接“如意金貸”和“融益貸”的工作人員為同一人,該工作人員在群中發送了“融益貸”的產品鏈接及介紹信息等。


群名為“I借錢&金象貸UV5預付對私”的微信群在2018年10月17日至2018年10月31日期間的群聊天記錄顯示,負責對接 “青年借錢”、“i借錢”的工作人員要求控量在單日500-800之間,請求幫忙放量,及“青年借錢今天可以啦,放后面點”等陳述,期間多次在群里發送已打款截圖,顯示收款人為“杭州地下金庫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群名為“海逸花渠道群天盛錢包14A”的微信群在2018年8月22日至2018年10月31日期間的群聊天記錄顯示,“匯民錢包”工作人員稱“現在平均一天300個量,幫我加到一天400-500的量唄”、“我要看上班人數來控量的”、“這2天的量沒前2天好 很多逾期的,很多申請次數過多,拒絕過多的”,被告工作人員告知需要打款后發送盛文娟支付寶及銀行卡賬戶,“匯民錢包”工作人員多次在群里發送已打款截圖。


兩被告庭審陳述,公眾號運營方式為“天使錢包”等上述群內主體向兩被告預付款,兩被告將該主體信息放到公眾號進行推薦引流,具體的放貸或信用認證由借貸公司完成,對于符合資質進行放款的作為有效流量,按照實際轉化量扣款,以此取得收益。兩被告庭后提交核實材料,表明科貝公司與本案有關收入為53萬元。


另查明,兩原告提供委托協議及增值稅發票顯示,為維權支出律師費用10萬元,公證費用31085元。


本院認為,綜合雙方的訴辯意見,本案爭議焦點表現為:1、兩原告能否以不正當競爭案由提起本案訴訟;2、兩原告指控兩被告實施的各項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3、如侵權成立,兩被告是否屬于共同侵權;4、民事責任如何確定。


一、兩原告能否以不正當競爭案由提起本案訴訟


本院認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條規定,因當事人一方的違約行為,侵害對方人身、財產權益的,受損害方有權選擇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擔違約責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擔侵權責任。本案特殊之處在于涉案雙方作為平臺提供方與平臺經營者用戶,兩被告既是針對涉案微信公眾號用戶的經營者,亦是針對兩原告的被服務者。兩被告在注冊公眾號時接受并同意微信公眾平臺服務協議及運營規范,雙方形成合同關系。兩原告指控兩被告行為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第六條、第八條之規定,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當被訴行為同時違反雙方協議約定時則構成侵權與合同責任的競合時,受損害方依法有權選擇哪種責任進行主張,因此,本案兩原告選擇反不正當競爭法進行主張本身符合法律規定。


 同時,侵權責任與違約責任在構成要件、舉證責任、責任形式及賠償范圍等方面均有不同,審查重點與側重保護的權益方面亦有所差異。結合本案兩原告指控兩被告實施的不正當競爭行為特點及內容來看,選擇反不正當競爭法具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


首先,從合同主體角度而言,因合同糾紛相對性之限,單以違約之訴只調整兩原告與某一涉案公眾號或小程序的注冊主體之間的合同糾紛。但是,涉案被訴行為涉及數十個公眾號,每一個公眾號注冊后實際運營時均內嵌由多個主體運營的網頁。而從兩被告股東和法定代表人具體參與經營活動情況來看,無論被訴偽造資質文件以認證公眾號,還是接受“貸款口子”業務及進行投放收取費用,均不是以單個公眾號對外名義開展。因此,合同糾紛無法對其他參與該公眾號或小程序經營并實施被訴行為的主體進行有效規制。本案被訴行為涉嫌偽造資質文件和批量認證微信公眾號并進行虛假宣傳、模仿微信投訴界面、冒充“微信團隊”等,已經對微信生態中的合法、真實、誠信等原則進行破壞。該行為帶來的損益已與微信平臺、微信用戶以及其他經營者直接關聯。


其次,從權益基礎角度而言,兩原告在本案中主張的權益基礎并非來源于兩原告與被訴行為主體之間約定的合同權利,而在于兩原告所稱的其基于微信生態系統所獲得的商業利益和競爭優勢。被指控行為亦非僅限違約行為,而涉及偽造資質、虛假宣傳、仿冒投訴頁面等。因此,對兩被告行為放在整個微信生態系統中,與其對微信平臺、微信用戶以及其他經營者的損益一同進行綜合評價,更為合理。


再次,從責任承擔角度而言,本案中,兩原告指控兩被告行為損害了微信用戶和微信平臺上其他經營者的合法權益,致使微信用戶、其他經營者對平臺上小額貸款及相關服務產生負面評價,并已有對該行為進行針對性報道,其中不乏對微信平臺的指責性評論,勢必影響兩原告的商譽。而消除影響不是合同糾紛的責任承擔方式,違約損害賠償亦以合同履行利益為考量。若兩被告侵權責任成立,不正當競爭糾紛之訴中包含“消除影響”等責任承擔方式重在對兩原告的受損商譽進行補救,恢復微信用戶和微信平臺上其他經營者安全感,從而推動小額貸款相關活動在微信平臺上的有序開展。


最后,從司法引導平臺治理角度而言,當下互聯網環境下的平臺經濟模式漸為普及,與傳統經濟模式試圖最大限度地提高每一款產品或每一種服務對于每一位用戶的終身價值的線性過程不同,平臺經濟模式著重最大化生態環境的總價值,體現循環的、可反復的、反饋驅動的過程。經營者和消費者的網絡是平臺經濟中最核心的資產。本案中,涉案被訴行為被訴整體上破壞微信生態網絡節點間的交互活動,影響微信生態的總體價值創造,而非僅僅針對微信平臺的違約行為,因此,運用不正當競爭的侵權責任調整平臺提供方與平臺經營性用戶關系,更有利于引導平臺各類型主體遵守誠信原則和商業道德,保障網絡空間中的公平市場秩序,規范網絡生態系統的健康運行,從而充分保護整體競爭秩序下的經營者和消費者權益。因此,此種選擇《反不正當競爭法》進行平臺治理的新舉措具有合理性和必要性,應予支持和肯定。


二、被訴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


本案中兩原告指控兩被告行為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六、八條。本院認為,被訴行為是否違反上述規定,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在于評價被訴行為是否具有反不正當競爭法意義上的不正當性或可責性,兩原告是否具有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的競爭權益,兩原告的權益是否因兩被告行為造成損害,以及雙方之間的競爭關系分析,具體評述如下:


(一)被訴行為是否具有反不正當競爭法意義上的不正當性


1、是否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


《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經營者不得實施下列混淆行為,引人誤認為是他人商品或者與他人存在特定聯系:(四)其他足以引人誤認為是他人商品或者與他人存在特定聯系的混淆行為。經對被訴仿冒微信投訴界面相關事實的認定,涉案公眾號投訴頁面與微信投訴頁面比對,存在投訴原因設置10項有8項相同、排序一致,投訴界面版塊數量和名稱近似、按鈕顏色及提示內容相同,提交反饋采用形狀、大小、顏色均相同的綠圈白勾圖標的情形,不同步驟頁面內容、版式和風格近似,且涉案頁面使用 “微信團隊會盡快核實,并通過‘微信團隊’通知你審核結果”的措辭。


涉案公眾號在字體、排版、顏色等本有諸多組合可為選擇,卻采用了與微信官方投訴界面極為近似的編輯方式,以微信用戶一般注意力已難區分的情況下,投訴提交界面卻重復使用“微信團隊”四字,更加深化了微信用戶的混淆程度,系通過使用多個相關性識別元素構成一種整體性的混淆。兩被告抗辯采用為公共領域的大眾模板,但未能舉證證明上述投訴頁面設計系公有領域模板,相反2018年微信及wechat合并月活躍賬戶數已達10。98億,微信產品具有較高的知名度。微信投訴頁面整體風格為公眾熟悉,涉案公眾號在微信平臺頁面采用相似投訴頁面,利用仿冒對象已取得的知名度和市場影響,足以使微信用戶誤認為兩被告投訴界面系兩原告提供,并對上述服務的來源產生混淆,應認為系其他足以引人誤認為是他人服務的混淆行為。用戶投訴不僅可以解決用戶的投訴需求,還有助于改善和提升產品和服務。對于擁有海量用戶和經營者的微信平臺而言,微信投訴服務是兩原告不斷豐富微信產品設計、改善用戶體驗、優化微信生態健康環境、完善微信生態建設的重要信息獲取渠道。被訴行為使部分本意向微信官方投訴的用戶,未發現其實際是向涉案公眾號作出了投訴,攔截了部分用戶向微信官方的投訴路徑,在降低官方投訴頻率,影響用戶對微信團隊信賴的同時,一定程度上推延或阻礙了涉案公眾號受監督的時間或力度,嚴重破壞了用戶體驗,明顯具有不正當性。


2、是否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八條


《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八條規定,經營者不得對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質量、銷售狀況、用戶評價、曾獲榮譽等作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欺騙、誤導消費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條規定,經營者具有下列行為之一,足以造成相關公眾誤解的,可以認定為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第一款規定的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行為:(一)對商品作片面的宣傳或者對比;(二)將科學上未定論的觀點、現象等當作定論的事實用于商品宣傳的;(三)以歧義性語言或者其他引人誤解的方式進行商品宣傳的。以明顯的夸張方式宣傳商品,不足以造成相關公眾誤解的,不屬于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行為。人民法院應當根據日常生活經驗、相關公眾一般注意力、發生誤解的事實和被宣傳對象的實際情況等因素,對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行為進行認定。


本案中,首先,兩被告經營的各公眾號首頁功能介紹中,均表述“為非銀行借貸、銀行、保險、基金理財、三方支付、航旅、電商、O2O、游戲、社交平臺等為多個行業客戶提供高效智能的風險管理整體解決方案”。當微信用戶搜索上述行業詞匯時,均可能檢索到涉案公眾號,并根據其措辭內容,認為上述公眾號性質應與其功能介紹列舉行業有特定聯系,且其內容圍繞風險管理提出整體解決方案。而結合本案證據可知,涉案公眾號功能主要圍繞頁面提供的大量貸款產品,以此項服務既與上述各行業客戶無明顯關聯,亦未有體現風險管理整體解決方案之內容,即使兩被告抗辯其實際為“貸款超市”,屬于網絡小額貸款導流平臺,該服務內容與其網頁介紹亦存在明顯差異。


其次,就兩被告陳述的“貸款超市”服務,產品中大量貸款口子重復使用 “一分鐘審核,三分鐘下款”、“門檻低、下款快”、“極速審核、秒下款!”等宣傳,群發信息存在“一分鐘申請五分鐘下款,成人秒下”、“純機審,3分鐘即可下款”,上述宣傳蘊含著該公眾號提供貸款服務且門檻低、審核快、下款快、純機審,并以一分鐘、三分鐘等具體時間作為強調,吸引潛在客戶。兩被告對上述宣傳內容的真實性負有相應的舉證責任,但就兩被告提供證據來看,并無有效證據顯示其提供上述貸款服務且具備其表述的特性或優勢,相反,本案公證書中聊天記錄展示貸款口子的排名實際根據各貸款口子自身對流量的要求進行提供,且公證書記載的“速借寶”貸款過程顯示,工作人員以用戶“不符合公司放款條件”為由拒絕貸款,但未明確放款條件或不符合條件的具體原因,而是提出違規套現業務,并另需添加財務人員或技術人員,告知可進行花唄額度套現,手續費30%等,展現其實際運營中并未圍繞提供貸款的高效,而重在提示套現服務。


最后,涉案公眾號向已關注未進行貸款申請的用戶推送“您的貸款已到賬。請注意查收!點擊此處領錢”消息。該消息以“貸款到賬”為標題吸引用戶的注意力,推送的消息涉及資金往來,一般用戶會更為關注或好奇,以標題表述認為存在到賬金額,但兩被告提交證據中并無任何材料顯示存在貸款實際到賬,推送消息與事實相符情形,相反根據公證書顯示,用戶在實際點擊消息后卻仍進入貸款口子的認證頁面。涉案公眾號高頻推送消息,標題明示貸款到賬,吸引用戶點擊訪問,卻在推送中以虛構事實誤導用戶,獲得較高流量,同時影響用戶下一步決策。


兩被告抗辯系僅為吹噓方式不足以引人誤解,前列司法解釋第八條第二款意在排除以明顯的夸張方式所作宣傳。因夸張雖亦非事實,但明顯之程度以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力即可判斷與實際不符,不會引起誤解。本院認為,涉案公眾號陳述宣傳的“門檻低、純機審、一分鐘審核,三分鐘下款,以及貸款到賬”等內容,難謂明顯夸張以致于相關公眾看到或聽到即可判斷并非屬實,而其公眾號簡介更無明顯夸張之表達,故對此抗辯理由不予采納。兩被告抗辯其作為貸款口子引流主體,僅為推薦中介平臺,速借寶工作人員并非兩被告工作人員。本院認為,涉案公眾號為兩被告注冊及運營,公眾號頁面功能介紹及推送信息應推定為運營主體作出,另兩被告依據貸款方要求對貸款產品推薦排名,進行編輯整理,且根據有效流量換算收益,針對特定交易信息或交易行為投放廣告或鏈接,提取相應比例收入,從被訴侵權行為中直接獲得經濟利益,而非僅僅技術服務平臺,故對此意見亦不予采納。
綜上,涉案公眾號既以與其服務內容不符之高頻熱點搜索詞匯吸引用戶點擊關注,又存在虛假宣傳貸款服務、以貸款名義提供套現服務,以虛構信息吸引消費者。互聯網經濟時代,用戶登錄網絡平臺,通過昵稱和功能介紹中關鍵詞搜索相關帳號是獲取產品或服務的重要途徑,因此,將服務內容提煉成關鍵詞并展示在公眾號的“功能介紹”位置上,是微信公眾號的主要推廣方式之一,進入或關注公眾號后,頁面宣傳內容和公眾號推薦信息是用戶繼而了解相應產品服務的主要方式。涉案公眾號在主頁功能介紹、具體產品宣傳、推送信息等方面以對其服務性能、功能作出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誤導消費者,以不正當方式吸引用戶點擊或關注,影響用戶的甄別和自由選擇,獲取一定的競爭優勢,同時分流其他經營者的潛在用戶,損害微信平臺中的競爭秩序,也有悖誠信原則和該行業公認的商業道德,構成《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八條規定的虛假宣傳行為。


3、是否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


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規定,經營者在生產經營活動中,應當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誠信的原則,遵守法律和商業道德。本法所稱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是指經營者在生產經營活動中,違反本法規定,擾亂市場競爭秩序,損害其他經營者或者消費者的合法權益的行為。


本案中,被訴行為主體以偽造資質文件方式通過涉案公眾號的認證,行為本身具有違法性,但其是否構成《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規定的不正當競爭行為,關鍵在于該行為是否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和商業道德,并損害了其他經營者或消費者合法權益,擾亂市場競爭秩序。


首先,科貝公司本不具有貸款資格,但以提供虛假文件方式偽造資格,兩被告共同經營的公眾號由此獲取平臺認證。上述行為明顯違背市場主體應有之誠實信用,亦不符合金融監管的相關規定;其次,根據《微信公眾平臺認證服務協議》第2.8條規定,獲得認證的公眾號,因顯示認證標志和獲得更高級平臺接口權限,相較于普通公眾號,得到更強的競爭優勢。兩被告以不當方式獲取微信平臺競爭優勢,使誠實遵守該項規則的其他經營者難以公平獲得流量,損害其他經營性用戶權益。再次,兩被告實際并不具有貸款資質,消費者并未全面準確了解其選擇的產品或服務的提供者信息,難以保障消費者知情權,且兩被告獲取認證權限,卻不符合認證條件,無法給消費者提供獲得符合認證號質量的商品或服務,兩被告在通過高級權限發送不實消息的做法可為印證,該行為損害了平臺一般用戶的權益。最后,因其虛假資格,提高微信平臺治理成本,同時降低微信用戶對于微信平臺商譽的評價,損害微信市場環境和交易秩序。因此,應認定該行為系違反誠信原則及商業道德,損害其他經營者和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擾亂市場競爭秩序的行為。
兩被告抗辯偽造資質系第三方進行,其并不知情,但兩被告提供的公證書內容顯示其知悉認證需要上傳資質且針對資質文件與第三方進行討論,發送營業執照及相關材料,接受相應資質文件,故其知道且應當知道上述事實,并作為注冊及運營涉案公眾號主體,應認定為偽造資質的行為主體和責任主體。兩被告抗辯其與第三方之間的委托關系,系雙方內部約定,且并不妨礙兩被告即使作為委托人亦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兩被告該項抗辯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兩原告指控兩被告批量注冊公眾號行為,結合本案證據,并無材料顯示雙方針對批量注冊之數量有具體約定或兩原告有具體限定,涉案公眾號申請注冊及通過認證數量是否屬于批量注冊難以認定。同時,批量注冊公眾號系雙方約定的禁止行為,兩原告可依據合同責任進行規制。因此,批量申請注冊公眾號本身并不當然具有反不正當競爭法意義上的不正當性或可責性。但是,本案兩被告偽造貸款資質同時注冊涉案數量的公眾號,獲取流量機會提升,且其公眾號內容相似,行為組成之間相輔相成,配套實施,不僅增加微信平臺運營成本,而且共同擾亂競爭秩序,則應受反不正當競爭法規制。


《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屬于原則條款,在具體適用中,對雖不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章所列舉,但確屬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和商業道德而具有不正當性的競爭行為,可以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予以調整。本案兩被告偽造資質文件、注冊一定數量的公眾賬號進行非法經營,并以此獲得競爭優勢。該行為不僅具有違法性,而且違背誠實信用原則和商業道德,破壞了微信生態中的公平競爭秩序,損害了兩原告及其他經營者、消費者的合法權益,具有明顯的不正當性和可責性。兩原告公司以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規定主張,本院予以采納。


(二)兩原告是否具有反不正當競爭意義上的競爭性權益


1、互聯網領域商業生態系統的經營模式


網絡時代軟硬件技術的發展,為網絡經營模式、方式的創新提供了基礎,多元化的生態體系網絡(商業生態系統)經營模式漸為普及。商業生態系統在經濟學領域一般指由相互影響的組織和個人構建的經濟共同體,包括供應商、主要生產商、競爭者以及其他利益相關者,該共同體為消費者提供有價值的產品或服務,且消費者本身也是這個商業生態系統中的一員。商業生態系統中的主體以合作和競爭的方式共同進化與持續創新,開發的新產品不斷滿足消費者需求。互聯網環境下的市場主體通過創新經營模式,逐漸打造互聯網領域的商業生態系統,營造出由網絡平臺提供經營場所和眾多支撐服務的動態結構系統,包括平臺提供方、平臺其他經營者和用戶,相互影響組成共同進化的經濟共同體,達到提升運營效率、降低運營成本,協助產業數字升級的效果。因此,互聯網領域商業生態系統所帶來的經營模式符合相關法律規定,該經營模式形成的商業利益和競爭優勢依法受法律保護。


2、微信生態系統的經營模式是否受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


本案中兩原告經營的微信服務,包括微信平臺、運營者、服務商、個人用戶等主體,運營者借助微信平臺為用戶提供豐富多樣的內容和服務產品,服務商為運營者提供技術和運營維護服務。微信通過技術和模式創新打造生態底層技術和運行規則,開發朋友圈、即時通訊、微信支付、公眾平臺、小程序、企業微信、城市服務、微信搜索、視頻動態等系列產品,開放連接第三方服務,深入和生活緊密相關的餐飲、零售、交通、金融以及醫療、教育等產業。平臺中,各角色間產生多樣化的相互作用,包括競爭關系和合作關系,這種關聯關系使得成員們形成利益共同體,構成微信生態系統。


信息時代,包括本案微信服務在內的各互聯網平臺構建的網絡生態系統,是新時期經濟社會的創新經營模式。司法具有不妨礙以及保障市場成果的價值,經營模式本身并未明確規定為知識產權保護對象。自由市場允許以及鼓勵經營者在相同或不同的經營模式下充分競爭,因此單純就經營模式而言,通常不受法律壟斷性保護,但正當經營模式帶來的商業利益或競爭優勢依法受到保護。當某一商業模式給經營者帶來一定的商業利益和競爭優勢,他人不得以不正當競爭方式損害其正當利益,反不正當競爭法通過禁止破壞該商業模式的不正當競爭行為的方式對其予以保護。


3、兩原告對微信生態系統是否具有競爭性權益


微信生態系統中,龐大的微信用戶基礎和經營者基礎是微信平臺重要商業資源,用戶基礎包括社交關系鏈,用戶數據安全及用戶流量,經營者基礎包括對第三方開放而收取服務費、管理費等費用權利;以及以微信生態健康為前提,可持續的流量變現的現實利益和發展空間等,成為兩原告在微信生態系統這一經營模式可獲得的商業利益和競爭優勢。微信用戶和經營者的數量與質量以及兩者之間的交互活躍度、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等均是微信平臺生態優勢的重要指標。系統內用戶負面影響的增加或參與程度下降,可導致系統內部出現重大變化,降低性能,形成負面評價,最終導致用戶流失,失去相對其他服務的競爭優勢。
微信服務作為該生態系統的基礎,更為注重體系內的互利共生,協同進化;或者說,作為平臺提供方,保障平臺的有效發展,即是保障自身盈利。兩原告為研發、維護、推廣微信服務支付了大量的人力、財力和物力,其由此獲得的正當商業利益和競爭優勢應受到法律保護。以不正當方式對微信一般用戶權益、經營者權益和公平的市場競爭秩序的損害勢必會損害微信服務的競爭優勢,理應受反不正當競爭法規制。


(三)兩原告是否因涉訴行為遭受損害


本案中,涉案被訴行為給兩原告造成的損害正是基于對上述微信生態系統所形成的競爭優勢的破壞。其中,偽造貸款資質文件,其行為具有違法性和可責性;其通過不正當方式爭取比其他誠實正當的經營者更多的交易機會,違規吸引流量,損害其他經營者和消費者權益,同時破壞微信平臺競爭的公平性,易導致微信用戶流失。虛假宣傳行為,以不實陳述損害微信平臺消費者用戶的權益,影響用戶微信服務體驗,以虛假信息獲取優勢,不當攫取其他經營性用戶商業機會,進而對微信平臺經營和商譽造成影響。仿冒微信“投訴”界面,導致消費者在投訴后卻得不到微信團隊的官方回復,不僅直接損害了投訴消費者的合法權益,降低其對微信平臺及服務的信賴度和評價,同時,阻斷了微信平臺與用戶溝通的橋梁,致使微信團隊對此類違法違規公眾號處理的遲延,進而損害了兩原告憑借投訴服務完善平臺建設的路徑。


對于互聯網平臺而言,擴大用戶數量、維護用戶忠誠度、保障平臺交易秩序和商業信譽、完善系統建設,意味著贏得市場空間,獲取流量利潤,也是前項所述微信生態系統的商業利益。兩被告上述各項行為,在損害平臺的一般消費性用戶和其他經營性用戶的同時,也損害了微信平臺的利益,擾亂了微信生態系統的競爭環境和市場秩序,兩被告的行為與兩原告所受損害之間具有因果關系。


(四)競爭關系分析


反不正當競爭法的立法目的在于通過規制市場主體參與市場競爭的行為,阻止市場主體以不正當方式獲取市場競爭優勢,維護“平等、公平、誠信”的市場競爭秩序。不正當競爭行為既可以損害特定競爭者,也可以是損害消費者或社會公眾,而不以損害特定競爭者且相互之間具有競爭關系為必要。反不正當競爭法維護具有直接競爭關系的經營者之間的正當競爭,也維護整個市場的競爭秩序。不正當競爭行為損害對象的多樣性決定了競爭行為的廣泛性,當經營者以不正當手段謀取競爭優勢或是破壞他人競爭優勢,由此產生的亦是損害與被損害的關系。因此,經營者與沒有直接競爭關系的其他經營者(包括本案中的平臺方),以消費者(在本案中除平臺一般消費性用戶還包括經營者用戶)為中介,建立的一種彼此利益此消彼長的關系,正是反不正當競爭法調整的對象。故此,判斷一項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并不以損害特定競爭者且其相互之間具有競爭關系為必要,而應根據其是否違反競爭原則或者其他具體法律標準而進行認定。換言之,競爭關系既不應作為不正當競爭行為的構成要件,亦不是反不正當競爭法的適用條件,但其仍具有原告資格意義,在本案中同樣作為確定兩原告資格的考量因素加以分析。


本案雙方系平臺提供者與平臺經營者用戶,兩者之間雖從事為不同行業,不具備直接競爭關系,但兩被告經營所處的平臺系兩原告經營維護的對象,正是兩被告通過種種不正當方式,不恰當借助對方的經營資源,在獲取自身競爭優勢的同時,損害平臺、消費者和其他經營者的利益,破壞的是微信平臺正常競爭機制和運行秩序,這既是兩原告的競爭優勢所在,亦是反不正當競爭法所要保護的市場秩序的重要組成。因此,兩被告以不正當方式獲取競爭優勢的同時,損害平臺提供方競爭優勢的行為,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規定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兩原告作為微信平臺的共同經營者,據此獲得原告適格。


綜上所述,本院認為,被訴行為以偽造貸款資質注冊認證涉案數量公眾號,公眾號介紹及產品介紹、推送信息存在虛假宣傳,仿冒微信服務投訴頁面行為,損害了兩原告合法權益,降低微信服務的效率和信譽,擾亂微信生態系統的競爭秩序,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兩原告據此指控被訴行為屬于不正當競爭行為的主張于法有據,本院予以支持。


三、兩被告是否構成共同侵權


本案中,兩原告主張兩被告構成共同侵權。對此,本院認為,被訴行為是否構成共同侵權,可從以下方面進行綜合判斷。


(一)侵權主體復數性。共同侵權行為加害人為兩人以上,且具有相應的民事行為能力,本案訴請責任主體為兩被告,且兩被告系依法成立,能夠獨立承擔民事責任的有限責任公司,符合主體復數性的要件。


(二)侵權行為協作性。共同侵權要求侵權主體之間存在互相協作,彼此支持,若以各自分擔部分行為而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目的,亦為共同侵權行為人。從本案查明的事實來看,涉案大量微信公眾號存在同一主體名下,不同公眾號內嵌相同的網站、不同公司名下不同公眾號內嵌相同網站,不同公司名下公眾號相互鏈接到彼此名下的網站的情形。如海逸公司公眾號“花數據ANNFLAT”的信用查詢和投訴服務都鏈接到科貝公司名下的網站;而以公眾號“海逸花ANNFLAT”為例,該公眾號“信用查詢”模塊網頁ICP備案主體為科貝公司,“投訴”模塊網頁ICP備案主體為海逸公司,兩主體各自分擔不同模塊運營內容,互相協作,彼此支持,共同維護涉案公眾號的運營。兩被告抗辯網頁存在不同技術支持主體,但兩被告系ICP查詢主體,且與公眾號顯示的賬號主體與開發者一致,即其作為網絡內容提供商,與網絡服務提供商不同,并非提供網絡技術支持主體,故對其抗辯意見不予采納。


(三)主觀意識的共同性。共同侵權行為人主觀上具有共同故意或共同過失。就本案而言,海逸公司唯一股東及法人系劉捷,科貝公司法人盛文康,股東為盛文康和劉捷二人。對于已注銷的案外公司,盛文娟為樹人優勝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股東,劉捷是另一股東;劉捷亦是火光公司監事,兩被告確認盛文娟與盛文康系姐弟關系。上述四公司劉捷或為股東或為高管,可見,兩被告的共同股東劉捷對海逸公司形成實際控制并能影響科貝公司決策,兩被告之間具有密切關聯。


根據公證書聊天截圖顯示,盛文娟作為樹人優勝公司法人,向微信群成員提供科貝公司的公司信息,包括公司名稱、稅號、地址、銀行賬號等,接受向科貝公司轉賬證明,發送科貝公司注冊公眾號“海逸花ANNFLAT”相關信息,管理處置科貝公司相關事務。盛文康在微信聊天中與第三方討論為認證需要資質問題,委托第三方為樹人優勝公司辦理批量的公眾號注冊和認證。結合本案股東及高管人員關聯關系及涉案公眾號相關網址相互內嵌等,本院認定兩被告對涉案侵權行為均知悉且相互協助,主觀上具有共同意識聯絡。
(四)損害結果同一性。本案兩被告行為相互支持,共同運營,損害微信平臺的正常運營,產生前述損害結果,受到侵害的民事權益為同一類別,被侵權人為相同主體,共同侵權行為與損害后果之間具有因果關系。


綜上,本院認為,被告科貝公司、海逸公司構成共同侵權,應共同承擔涉案民事責任。


四、民事責任的確定


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的相關規定,承擔侵權責任的形式包括停止侵害、賠償損失、消除影響、恢復名譽等。以上承擔侵權責任的方式,可以單獨適用,也可以合并適用。結合兩原告訴請,評析如下:


(一)停止侵權


因兩被告公司存在前述偽造貸款資質通過認證、仿冒微信投訴界面、虛假宣傳等不正當競爭行為,給微信服務造成損害,兩原告訴請停止上述不正當競爭行為,符合法律規定,本院予以支持。


(二)消除影響


從本院查明的事實來看,微信平臺中違法貸款及貸款導流業務已廣受社會關注,其中不乏對微信平臺的負面評價,不僅損害了兩原告及微信產品的商譽,而且直接或間接侵害了經營者和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擾亂了正常的市場秩序。因兩被告的侵權行為在一定程度、一定范圍內給兩原告造成了持續性的不良影響,綜合考慮侵權行為涉及的領域、平臺、規模,對于兩原告要求兩被告在《法制日報》顯著位置發表聲明以消除不良影響的訴請,予以支持。


(三)賠償損失


因涉案被訴行為對兩原告造成了損害,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七條之規定,“經營者違反本法規定,給他人造成損害的,應當依法承擔民事責任。……因不正當競爭行為受到損害的經營者的賠償數額,按照其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確定;實際損失難以計算的,按照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確定。賠償數額還應當包括經營者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本案中,兩原告未能舉證證明因上述不正當競爭行為受到實際損失或兩被告因侵權所獲得利益的具體數額,本院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綜合考慮各種因素,包括侵權行為發生的范圍、侵權所造成的影響、微信服務所具有的極高市場知名度及侵權人的主觀過錯、兩原告為制止侵權所支付的合理費用等酌情予以確定。


同時,本院注意到如下事實:1、本案系共同侵權,涉案公眾號由兩被告及案外兩注銷主體共同經營,不正當競爭行為涉及三種行為模式,侵權方式多樣,主觀惡意較明顯,各行為模式具有相應的損害賠償范圍;2、兩被告共申請注冊公眾號39個,認證14個,公眾號內容相似,其中(2018)粵廣南方第65234、65235號公眾書中列舉兩被告其中8個公眾號粉絲數共計886439,投訴數共計3489, 侵權行為影響范圍甚廣;3、(2019)浙杭網證內字第1768號公證書記載的聊天內容顯示,兩被告引入流量收取費用在8元到13元不等,兩被告每天向各貸款口子引入的流量根據不同需求在300至800個獨立訪客(UV)不等,僅公證書呈現微信群展示有7家貸款口子,兩被告陳述系通過引入有效流量計算費用,但并未提供用戶實際轉化率,引入流量總數與費用值雖不能直接作為確定本案侵權的賠償數額,但可作為其收益的主要參考因素;4、兩被告提供的僅科貝公司收入陳述53萬元,因系單方列表且非原始會計賬簿,難以直接作為收入確認,但可為侵權獲利參考;5、兩原告為維權支付的律師費10萬元。因本案案情復雜,涉及證據材料眾多,并以公證保全形式進行侵權取證,發生公證費31085元,公證書在案件中均作為證據使用。綜合各項因素包括兩原告維權支出,本院酌定賠償數額及維權費用合計65萬元。


綜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第六條第(四)項、第八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條、第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杭州科貝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杭州海逸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


二、被告杭州科貝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杭州海逸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一個月內在《法制日報》顯著位置刊登聲明以消除影響(聲明內容需經本院審核);逾期未履行,則由本院在《人民法院報》上刊登本判決的主要內容,相關費用由被告杭州科貝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杭州海逸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承擔;


三、被告杭州科貝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杭州海逸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連帶賠償原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經濟損失65萬元(包括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履行完畢;


四、駁回原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人民幣30800元,由原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負擔12200元,被告杭州科貝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杭州海逸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負擔18600元。


原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于本判決書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來本院退費;被告杭州科貝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杭州海逸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決書生效之日起七日內向本院交納應負擔的訴訟費。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財產案件提起上訴的,案件受理費按照不服一審判決部分的上訴請求預交。在上訴期滿后7日內仍未交納的,按自動撤回上訴處理。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戶名、開戶行、指定賬號詳見《上訴費用交納通知書》。


 審  判  長    王  江  橋

                          審  判  員    江      怡

                          人民陪審員    馬      菁



本件與原本核對無異 

      
 二〇一九年八月八日


書  記  員    何  超  峰


來源:IPRdaily綜合杭州互聯網法院

編輯:IPRdaily王穎          校對:IPRdaily縱橫君


推薦閱讀(點擊圖文,閱讀全文)






“投稿”請投郵箱“iprdaily@163.com”


騰訊訴微信平臺用戶不正當競爭一審判決書(全文)

「關于IPRdaily」


IPRdaily成立于2014年,是全球影響力的知識產權媒體+產業服務平臺,致力于連接全球知識產權人,用戶匯聚了中國、美國、德國、俄羅斯、以色列、澳大利亞、新加坡、日本、韓國等15個國家和地區的高科技公司、成長型科技企業IP高管、研發人員、法務、政府機構、律所、事務所、科研院校等全球近50多萬產業用戶(國內25萬+海外30萬);同時擁有近百萬條高質量的技術資源+專利資源,通過媒體構建全球知識產權資產信息第一入口。2016年獲啟賦資本領投和天使匯跟投的Pre-A輪融資。

(英文官網:iprdaily.com  中文官網:iprdaily.cn) 

 

本文來IPRdaily綜合杭州互聯網法院并經IPRdaily.cn中文網編輯。轉載此文章須經權利人同意,并附上出處與作者信息。文章不代表IPRdaily.cn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iprdaily.cn/”


iprdaily永久保存地址

發布時間為

本文來自 IPRdaily.com中文網并經IPRdaily.cn中文網編輯。轉載此文章須經權利人同意,并附上出處與作者信息。文章不代表IPRdaily.cn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iprdaily.cn/”

全國首例“圖解電影”案一審宣判
零容忍!歡迎舉報:無資質專利代理、“掛證”、以不正當手段招攬業務等違法、違規行為
意猶未盡猜你喜歡
大发pk拾-官网 幸运五分彩-官网 幸运快3-官网 三分28-官网 龙虎大战-首页 大发三分彩-首页